徐浩峯借當代故事講武俠世界


徐浩峯借當代故事講武俠世界

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真出道了?《1818黃金眼》“小張”古裝扮相曝光

《箭士柳白猿》中“劃拉巴子”的鏡頭。

《刀背藏身》《詩眼倦天涯》劇照。

導演徐浩峯迴歸了作家身份,最近出了新書——《白色游泳衣》,據他說,新書的靈感來自電影《老炮兒》。2015年底,管虎導演的《老炮兒》上映,當時有新聞說,很多50後、60後,一二十年不進電影院的觀衆都去看電影了。這勾起了徐浩峯的好奇,就買了張票坐在影院後排看觀衆反應。因爲這部電影在北京南城反應更爲強烈,並且南城的羊蠍子店、滷煮店比較多,看完電影后,徐浩峯專門去了家滷煮店,看看有沒有人聊這個片子。

結果就聽到有顧客說,飾演“悶三兒”的張涵予是管虎找的一個素人,本身不是演員而是當年的江湖狠主,還吹牛說,年輕的時候跟他打過一場架。很明顯,這個顧客不認識張涵予,這讓徐浩峯覺得非常有趣,就將這段經歷寫到了小說開頭,就着張涵予的角色,引出了故事的主人公——彭輝。1967年的北京城,彭輝16歲便憑半截鐵條成爲城裏“玩家”中的新秀,打架鬥毆、爭奪地盤。喜歡的大院姑娘穿白色游泳衣入池,泳衣沾水透明,身體一覽無餘。彭輝英雄救美引發羣毆,傷數十人。從此,城裏游泳館貼出“禁止穿白色游泳衣”的標語。

新京報記者專訪徐浩峯,聊了聊他創作這本新書的初衷,以及他的“武者”符號,他表示未來有可能會將《白色游泳衣》搬上大銀幕。

“武者”徐浩峯

韓國男足五人感染新冠病毒 均爲無症狀感染者

《白色游泳衣》講的是一個當代故事,但城裏玩家與大院子弟的對抗,行事規矩等都與徐浩峯以往武俠電影中主人公試圖找回武俠宗旨、傳統尊嚴的主題一脈相承。

很難用一個身份標籤去界定徐浩峯,作家、導演、編劇、動作指導……但無論哪種標籤,其實都與“武術”逃脫不了干係。據徐浩峯迴憶,他的二姥爺李仲軒,民國時期拜在幾位形意拳大師門下,是位隱藏在民間的武術高人。徐浩峯十四五歲的時候,曾讓二姥爺教了他一年武術,成年後的徐浩峯卻對“武林江湖”更感興趣,通過整理李仲軒口述七十餘年的武林故事,他寫出真實生動的紀實文學《逝去的武林》。而在他執導的武俠影片《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和《師父》中,同樣呈現出獨特的“寫實”動作美學特點,他也將自己武俠電影定位爲“武行電影”;他參與編劇的武俠片《一代宗師》拿下金像獎最佳編劇;他作爲動作指導憑藉《師父》又摘得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甚至作爲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教師,至今電影學院還流傳着他從五樓飛躍而下,毫髮未損的傳說。

徐浩峯表示,他真正從二姥爺李仲軒身上學到“動作”,是給他整理口述武行歷史的時候。李仲軒晚年因爲身體不好,經常坐着跟徐浩峯“假打”,這個經驗對徐浩峯很寶貴。在徐浩峯編劇導演的影片《箭士柳白猿》中,兩位武者坐在長椅上動手論道“劃拉巴子”的鏡頭,其創意就是來自於李仲軒曾經展示過的“坐而論道”式假打。

■ 對話

改編成電影會很有意思

新京報:小說《白色游泳衣》就像是一部當代武俠片,裏面講的“規矩”、“階層”、“社會關係”等和你之前拍的古裝武俠片很像,你覺得兩者之間有這種延續嗎?


RCEP簽署助力“雙循環” 提振全球經濟信心

徐浩峯:小說裏寫的羣體實際上是在一個非常的年代,文明突然喪失,雖然也有一些類似於爺爺輩的人的行爲出來,但其實都不是認真學,是本能出來的東西,兩者還是有區別的。

新京報:書中很多那個年代的特殊語言,比如“玩家”、“佛爺”、“拍婆子”、“耗陣”,這是那個時代的基本語言嗎?

徐浩峯:你在那個時代生活,它就是一個生活的基本語言。其實王朔對這種語言做了一些文學化創造,將“玩主”改成“頑主”,改得很好,改一個字,就把那個時代人的特徵給概括出來。那個時代的玩家,和民國清末是不同的。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美國累計新冠確診病例超1100萬例

新京報:你小說中很多人的名字都是真名,像《“者名”演員郭國林》中的郭國林是你之前遇到的出租車司機,《處男葛不壘》中的葛不壘是你小時候的鄰居,《白色游泳衣》中人名有從生活中取材嗎?

徐浩峯:彭輝(小說主人公)就是我小學同學的名字,我倆從幼兒園就關係很好。我現在跟小學同學還保持着聯繫,但是聚會不是太多,離開的時間比較遠,大家碰到一起其實有陌生感,反而在微信上交流,大家感覺都很好,所以我現在跟他們延續這樣一個方式,就是寫小說用他們的名字,結果他們都很高興,就說又用了誰誰誰的名字,下一部小說是不是該輪到我了。《白色游泳衣》之前在《收穫》雜誌上發表過,我跟他們說我又發了一個小說,他們說,那彭輝看了肯定特別高興。

新京報:那彭輝看到這部小說了嗎?

徐浩峯:我現在和彭輝失去聯繫了。大學畢業三四年的時候,彭輝還找過我,我倆見面都很高興。那一年北京人突然流行養巴西龜,我就養了一隻,他來找我,我就帶他到街邊的市場買了兩隻巴西龜,送給他。但是之後因爲我的手機丟了,而且那時候也比較忙,後來就找不着他的電話,我也問過其他的同學,其他同學也沒有。我小說出來之後,他會看到。

新京報:有沒有打算把《白色游泳衣》改編成電影?

徐浩峯:有這個打算,那會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對我來說,演員的人選就會發生一個變化。因爲我之前用的演員基本還是我這代人的審美標準,比方說於承惠老師,還有一些歲數比我小一點,但也是從90年代藝術院校出來的演員,比如廖凡、陳坤、宋佳、宋洋等,他們都是屬於這個體系的,但是《白色游泳衣》的主要角色是在15歲到17歲這個年齡段,所以就得到更年輕的羣體裏去選了,這對我來說應該是一個全新的體驗。

新京報:你導演編劇的《刀背藏身》和《詩眼倦天涯》已經拍完了,但還沒有上映,這兩部片子目前有上映計劃嗎?

杜特爾特呼籲合作加速經濟復甦解決極端貧困問題

徐浩峯:如果今年年底上映了,我會送你們10張票。

採寫 新京報記者 滕朝

外盤看點|美疫情惡化復甦遇阻?零售數據引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