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api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起點-第938章 大羅之手筆相伴-c29w7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38章大罗之手笔
几百丈空中,数只灵鸟欢快啼鸣,忽而落下小酌一口,再如离弦之箭射到九空,无限接近弦月,振动翅膀飞舞盘旋。
没有哪个生灵发现,两个身影藏匿在虚空里,正悄悄向这里靠近,一个俏丽女子目瞪口呆,脸色绯红。
双眼闪烁着小星星,粉拳攥得很紧,有水渍从嘴角溢出而不知,右手被陆寒牵住,呼吸开始急促。
在前的男子,一阵心头狂跳,这些灵鸟异兽足有近二十只,各个古怪精灵,但哪是什么珍禽走兽。
“抓……抓呀!前辈能帮我捉一只么,肯定将他们的灵宠都比下去,晚辈愿意用任何代价补偿。”
天婉儿的手,反着攥住了陆寒,几乎喊出声来,使劲摇晃着,她几乎挑花眼了,本想灵禽异兽各要一只,又怕被责备太贪。
“开玩笑!它们哪是珍禽灵兽,全都是神药啊,品级上乘的神药,皆为药灵所化,你之所见只是虚幻。”
一只三彩云雀,在天空上旋转打圈,三尺霞光近身,一缕彩云紧紧跟随,双翅半虚化状,体长不过两尺,形同豪门的姑娘。
那头渺小猕猴,浑身如金色袈裟,体内透着佛光,还有脊背上三条蓝紫色横纹,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真的十分惬意。
重生靈師之兼職女官 酒渡夢裏人
但在陆寒眼内,那三彩云雀分明是‘鸾云草’,那小猴是‘卷木石蕊’,其他随便一只ꓹ 药龄也不下二十万年。
身后的天婉儿,已经屏住呼吸很久ꓹ 胸部却剧烈起伏,眼中多了两抹泪光,几乎要窒息晕厥。
她虽然暗自腹诽ꓹ 和这位陆前辈相随,或许会沾点光辉和好处ꓹ 却从未想过如此之大,眼前的一幕ꓹ 虽然在眼中还是飞鸟走兽ꓹ 但却刷新了认知和阅历。
传闻中的神药,竟然可以如此?!
那圣药呢?道果呢?
她不敢出声,就怕一个破绽,便让这些宝贝作鸟兽散,那会百死莫赎。
而且发现这位陆前辈,此刻也神态凝重起来,他已经掐动法决ꓹ 双手间有微弱能量涌向自己,似乎开始动用某种大法。
“给你时间看看那湖水ꓹ 若能发现几分玄理ꓹ 在三株神药的基础上ꓹ 可额外赏你一株。”
传音之后ꓹ 陆寒的气息与身影,忽然也变得清冷ꓹ 如月华那般通透皎洁ꓹ 以至于天婉儿已经失去踪迹ꓹ 而且她也感觉自己飘飘欲仙,即将虚化得道。
但这只是震惊的开始ꓹ 因为接下来,远处天空上的弦月,竟然向这里缓缓移动,仙光被徐徐拉伸,从湖中转到陆地,月光更是改变方向,似乎要照耀他们身上。
‘这岂非在自我暴露,会被发现吧?’
‘啾啾……嗷吼……!’
難得情深 韓君
鸟啼兽叫骤然频繁起来,在那里看去,仿佛弦月西垂,即将落下帷幕,这些神药之灵,竟然缓慢吞下几口湖水,然后跟着追来。
然后却发现,弦月越发饱满,很快就变成圆月,月华之光更加皓洁明亮,仙光浓郁数倍,数百里内都是仙家圣地。
更让天婉儿骇然的,是他们所在之地,莫名出现一座仙宫,如踏足广寒圣殿,白玉楼立,银河倒挂碧天,无数花瓣撒地,桂树微微摇曳。
只差仙女翩翩起舞,月兔蹲守瑶台,听妙音品灵酒,挥洒无上传说。
‘啾啊——!’
‘嗷嗷——!’
这些药灵,顿时痴迷无比,接着就狂啼乱吠,似乎这是它们的仙府,碾压一切神宫,是毕生向往之地,最终得道所在。
就连原本未动的湖水,也哗啦啦开始涌荡,从远处吹来灵潮,无比浓郁纯粹,速度快过鸟兽,率先冲进广寒宫大门。
幻世神探 莫問出處是也
终于,从宫殿里出现个身影,浑身洁白晶莹,如老道踱步,一步一步向外走来,又转身消失于门后。
‘叮铃!叮铃!’
浑身如白玉雕刻,大耳飘飘,背上披着紫光霞衣,额头金箍宝石,双眼暗红,蓝色丝带吊着金铃,三瓣嘴蠕动不停,前爪抱着一株圣药,食之长生不老。
忽然,一道更加浑厚浓郁的乳白仙光,在圆月上喷洒下来,彻底照亮整个广寒,并出现一朵七彩圣莲,徐徐飘落在玉楼之巅,化作浴火凤凰,仰头冲天啼鸣。
月兔抱着的圣药,也在氤氲之气中,化作翠绿灵龙,集结三界木精之最。
也在此刻,大门竟然开始移动,似乎即将关上,里面灵潮越发涌荡,地面冒出万千奇花异草,每种都即将成灵,在仙光下极其诱人。
就连那轮圆月,也要落入宫殿后方,这些药灵疯了般,终于化为无数流光,先后从大门缝隙飞了进去,内部顿时沸腾起来,似乎已成草木圣殿。
但在大们闭合时,一男一女出现在门口,陆寒双眼含月,气息缥缈无垠,似乎又恢复了道君高境。
在明月之下,广寒之前,周围仙气腾腾,陆寒长袖飘飞,净比以往多了几分风雅,有种即将超脱凡间之势。
云婉儿双目充满小星星,无比震撼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双目有些不够用,她低头欣赏自己,感觉从未如此之美,在盛景秋华前,仙子也要退避三舍。
但这座仙宫却开始失去本来面貌,原本浩渺无际的气息,在一阵巨颤后消失了,原地只剩下千丈大的困阵,两层大幕遮断,表面神纹无数。
里面的珍禽异兽同时一跳,彻底清醒过来,无比惊慌和骇然,眼神里还有未褪去的亢奋,转眼就化为凶意,呲牙咧嘴中,迅速各显神通。
抗戰之超級悍匪 靜止的煙火
那只最大的灵禽,体长足有两丈,白羽蓝兽双翅泛黄,长长的透明翎羽一个扭动,就化为残影撞在困阵上,但凶猛撞击力道下,砰然彩光四散,再无法保持身形,变成一棵晶莹欲滴的野菜虚影。
地面异兽惊叫嘶鸣,它们发现两个人类,正目光火热盯着自己,尤其是那个男子,仿佛这里天月仙光的主宰,即便知道上当受骗,也各个畏惧之色更甚。
其中那只小猴,浑身滴溜溜急速转动,如倒立的风钻,就想扎进地下土遁,但一股强悍的弹力,无情的将它抛飞到空中,但彻底掀起各种乱窜冲撞的大潮,以及歇斯里地的抓狂怪叫,
“助我证道,造化无穷!”
陆寒一掌向困阵拍去,内部空间顿时颠倒乾坤,翻江倒海,失去四方,这些神药之灵立即头昏脑涨,晕乎乎成为怒海小舟,被无数根悄然探出的光丝,尽数捆缚的严密结实。
“陆前辈,那片大湖里,皆为琼浆玉液,每一滴都是万年的仙气精华,喝上一口堪比吞服仙丹,我们的机缘,简直亘古难遇,可惜没有洞天之宝,装走的实在太少。”
天婉儿一见这么多神药,都被轻松擒住,欢快的拍起手掌叫好,但她转身时,神情无比惋惜。
“带走?别想了,此乃大罗金仙位列太乙时,就开始打造的‘天盈华池’,有一件神器在镇压气运,只可当场享用,一旦离开就是凡水。”
“啊——?!怎会如此?”
小跑着来到湖边,天婉儿发现水中星光云集,一层肉眼几乎难以发现的透明气流,缓缓在湖面荡漾,略微接触就可侵入体内,迅速滋养奇经八脉。
她舔了舔红唇,深深呼吸几次,便感觉无比舒坦,遏制住扎进水中的冲动,取出一个紫玉葫芦,有些不信的将其灌满,承载的分量足有万斤,拎起后就向来路跑去。
七十里外,开壶鉴定,顿时皱着眉头跳开,壶中之水非但仙力皆无,反而微微发臭,倒出在地面后,竟然四散流淌,花草皆不吸收,土石也无法渗入,简直刷新了认知。
反而发现陆寒不见了,那些药灵已经脱离本体,此刻必须找到神药才行,多达十几种,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
此女忽然眼前一亮,接着就贼溜溜的环顾一下四周,跑回湖边后,去掉短靴锦袜,两只玉足开始尝试涉水。
如此大的湖泊,一点一滴皆为精华,才触及脚趾,沁人心脾的凉意猛然窜遍全身,导致她激灵灵冷颤不止,运转玄功还镇压了好久。
体内法力,竟然受到影响,被侵入的仙灵力带动,在四肢百骸来回涌动。
但半晌后,一股极其舒畅的娇呼,在湖边轻声绵绵,天婉儿挽起裤腿继续试探,脸庞已经微红,体内仿佛小火乱游,精气热流越来越多。
渗进体内的仙液流浆,化为细细涓流,滋润着每处仙躯,以明显感知到的速度,强化任何细微之处。
仙婴被反复冲刷着,似乎淋浴在天地精华里,婴体已经发热,小脸兴奋的微颤。
她忍不住张嘴,吸来一大口入腹,美目猛的瞪圆,然后转身向岸上跑去。
剁他與逗她
‘呼——呵——!’
几乎呼吸时间,此女身上便出现淡淡霞光,腹部鼓荡不停,吞下的琼浆如瀑布下落,凶猛的冲向各处,导致她满脸通红,宛如煮熟大虾。
砰!
一阵轻微爆裂,接着就是惊呼,此女的衣衫尽碎,完美娇躯暴露在岸边,一股汹涌气息向周围发而去,法力一时失控。
“咳咳……!小小地仙,在仙流真水前,应该抱元守一,循序渐进,否则法体受损,得不偿失!”
“啊——!”
关键时刻,天婉儿右侧远方,偏偏出现了陆寒身影,这一幕正在他一瞥之中。
此女浑身更加娇红,迅速蹲了下去,难以无地自容,好在陆寒恍若未见,扔出一句话后,就抬脚踏波而行,直至大湖中心。
紧接着,让天婉儿瞪大眼睛,几乎忘却自己的神奇一幕出现了,她樱口越张越大,双目几乎外鼓。
因为一阵仙音似的绝响,在陆寒头顶莫名出现,就见他轻轻挥动袖袍,衣衫眨眼化无,露出健美肉身,赛过钻石雕刻,凝实如金刚暴兵。
但这些在一道**出现后,就变得昨日黄花,轮盘开始转动,似乎带动了寰宇,嗡嗡声堪比大道垂音。
一个个古老仙文,从周围凭空浮现,在陆寒周围上下飞舞,他的体内,仙婴也驾驭了一道**,速度越转越快,一股无比强大的吸力,开始向外宣泄,湖水被无形力量搅动,开始泛滥汹涌起来。
整个大湖,开始尽数涌动,却和体外两道**方向相反,如要逆天而行,但身下的湖水,却开锅般的沸腾,并肆无忌惮的对着他猛烈冲刷。
每次湍流冲击,堪比大浪拍岸,水流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锐减,同时他身上的气息,就更加恐怖一分。
没过多久,整个湖面变成一个旋涡,却是中心凸起的那种,将陆寒湮没在内。
仙气沸腾,琼浆咆哮,高空那轮弦月,已经无比明亮,照耀在他身上时,又无比通透。
光霞漫反射下的天婉儿,本就赤身如玉,此刻也几乎半透明般,她看起来即将褪去凡胎,正是成为真正的仙子。
而陆寒则已经永恒,给人万法皆衰、唯本永恒的超然之感,仙躯内外三道**一起转动,玄阴仙决吞噬着一切。
‘这是什么仙法神术?!’
看到无法理解的修炼之法,她一脸茫然,又有种醍醐灌顶的错觉,似乎已经住到了什么。
当清醒过来,天婉儿发现,面前得湖水,已经少了将近三丈,那是何等强横的法体,能承受如此恐怖浪潮的洗礼,换做自己早已仙躯尽毁。
‘再不抓紧利用,恐怕这个天盈华池,就被陆前辈用完了。’
陆寒仿佛如鱼得水,被乱流冲击拍打仙法体,里外同时双修,经过**提炼的仙流真水,褪去了最后的糟粕,达到神水的级别。
但他并不好受,反而剧痛无比,等同无孔不入的砂砾,或者砂纸摩擦肉身般,痛楚越来越烈。
只有金仙之躯,才可坦然承受神水的洗礼,此刻的坚韧程度,才堪堪接近玄仙级别,差别悬殊。
但向萦光大罗这么土豪,以神器拘来月华仙光,缔造天盈华池的手笔,他前世登临大罗后,这种奢华都在幻想中有过。
“呀!纯度似乎在下降,陆前辈慢一点……”。
與權謀
天婉儿再吸一小口入肚,感觉仙流真水不再那么恐怖,娇呼着扑进了水浪里,哪还顾得男女大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