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w1n精彩都市言情 全球戰國-第七零一章 美洲即將爆發鑒賞-fzsdw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不管是早期的德川义直和罗闍浮屠,还是现在的菲利普与易普拉欣,他们在面对朱由栋的时候,都非常明智的没有动完全用单纯的军事手段征服中国的念头。其目标,全都是通过各种逼迫,让中国国内出问题,然后让中国人自己把他们的皇帝掀下来。
或许罗闍浮屠和易普拉欣对中国的历史不太了解。但是对于两次反中联盟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德川义直、菲利普来说,他们对中国的历史,都比较清楚。
纵观华夏两次彻底的被异族征服,以及西晋末年和北宋末年沦丧半壁江山,其共同点都在于华夏内部出了大问题。便是历史本位面的20世纪,若是当时的中国在20年代就已经团结一心,哪里会有什么后来的八年抗战?
刀劍神皇 亂世狂刀01
总之,要征服中国,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他内部自己乱起来!
所以,菲利普到了此时,采取的措施非常清晰:海军绕开新加坡,对南中国海沿岸各国乃至大明本土的各个省份进行极限施压。陆军登陆中南半岛——没错,欧盟陆军的装备需要从欧洲本土万里迢迢运输过来,这后勤补给线比起大明不知道长了多少。但还是那句话,制海权在手,欧盟一年的运输量可以超过百万吨。而大明的中南铁路即便全线通车,其初始设计的年运输能力也只有20万吨。
到时候我肢解你的东南亚各藩属国,封锁你的海贸。然后让你威望尽失,经济崩溃,看你的臣民会不会抛弃你。
至于让奥斯曼出兵新疆,说真的,菲利普对这一路能够取得多少成绩根本不抱希望。之所以非要奥斯曼这么做,一方面是要牢牢的把易普拉欣绑定在自己的战车上,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奥斯曼的信仰了。
对于敌人的落子,朱由栋猜到了菲利普这一路的打法。对奥斯曼这一路倒是未曾想到。不过,就算过一段时间,新疆那边有敌人入侵的消息传来,他也毫不畏惧:大明的兰新铁路已经建成通车,在后勤保障上,大明完爆奥斯曼。即便是民间,大明从来没有****甚至宗教优先的说法。大明的星月教徒首先是大明子民,然后才是星月教徒。
对于敌人的逼迫,在制海权短时间内拿不回来的情况下ꓹ 他的对策是:跳出东亚这块腹心之地,在美洲的边角落子。
……
1640年8月15日ꓹ 南美利马西南约80公里的海面上。两支大明的舰队会师了。
至尊妖帝
“卑职曹变鹏,参见杜将军。”
“免礼,贤侄啊ꓹ 这次给本将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卑职奉皇上旨意,率领两艘重巡ꓹ 六艘驱逐舰以及三百艘各型运输船直航美洲。枢密院给卑职的命令是,见到杜将军后ꓹ 卑职就将指挥权移交ꓹ 并在杜将军麾下听令。另外,卑职的运输船队里还有一个团的特种兵,由卑职的堂兄曹变蛟上校率领。堂兄手里还有一道旨意,要见到皇长子殿下后,直接对殿下宣读。”
菩提情緣:鳳凰泣血相思淚
“皇上给殿下的那道旨意本将不问,倒是什么重巡、驱逐舰?”
“哦,请恕卑职没有事先说清楚。按照枢密院新任枢密使颜思齐上将令ꓹ 从天启二十二年起,我们海军的战舰按照吨位和功能ꓹ 新分为战列舰、重巡、轻巡、驱逐舰、雷击舰……布雷艇等。卑职这次带来的两艘重巡ꓹ 浙江号与福建号ꓹ 都是刚刚入列的五千吨级战舰。”
“哦ꓹ 就是以前我们说的大舰嘛。”
“呃,杜将军ꓹ 还是稍稍有区别的。这两艘新舰ꓹ 已经全部实现了电气化。船内的照明、通风都比以前的大舰好了太多。而且探照灯的使用ꓹ 也使得这两艘战舰在夜间有了主动搜索敌人和近岸航行的能力。此外,卑职新带来的六艘驱逐舰ꓹ 全都加装了鱼雷发射器。”
“鱼雷发射器?那又是何物?”
劍舞幹坤
“这是方山科学院的大家们新鼓捣出来的东西……总之,这鱼雷的施射距离近了点,速度也有些慢。不过一旦命中,西贼的万吨巨舰即便不沉也要重伤。”
“原来如此,哎,来美洲不过半年,都有些孤陋寡闻了。好了,你的运输舰队藏在哪里?好家伙,三百艘运输舰,皇上这次终于下定决心在美洲大打出手了么?”
“卑职把运输舰队安置在距离此地约莫一百六十海里外的一个小岛附近海域。船上的货物,全是军火。卑职听国防部的官员讲,这批军火,足够武装十个陆军师,并且可以进行至少三次以上的十万人以上的会战。”
“哈哈哈,好!终于可以在这里大展拳脚了。哎,你别说,在这里半年,成天都是想着怎么躲避对方的那艘亲王号,真是憋屈极了。嗯,左右,速速与曹上校的参谋们对接,制定接应、卸货方案。”
“遵命!”
南北美洲的海岸线实在是太长了,一艘亲王号根本无法掌控所有的海岸线。所以,虽然因为亲王号的存在,大明在美洲的军队无法攻占西班牙在美洲的沿海大城市,也无法堂而皇之的搞运输。但,大明想要输送物资进入美洲义军根据地,其实从来都不太难。
“有旨意,朱慈燚接旨。”
“儿臣朱慈燚恭请圣安。”
買一送一:嫁給億萬首席
“圣躬安……昭曰,皇长子慈燚,履职美洲,身先士卒,功勋卓著,朕心甚慰。然,国朝长子之年齿,已二十有二,至今尚未婚配。如此,与礼法不合,朕为此屡遭皇太后斥责。着命皇长子慈燚,接旨之日,即刻启程归国,与美洲督师孙传庭之长女完婚……”
“儿臣接旨。”
9月10日,在率领三千余人的‘初级特种兵’进入安第斯山脉的美洲义军根据地后,曹变蛟第一件事就是给朱慈焱宣旨:你祖母一天到晚在皇上耳朵边嘀咕,皇上都受不了哪,赶紧回去结婚吧。
接到这样的圣旨,面对一众围聚过来对自己和孙传庭道喜的臣属,朱慈燚满脑门的不开心。
倒不是他对那从未蒙面的妻子有什么不满:身为皇子,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是无法自己做主的。而且说起来,这五年在美洲,他深深的为孙传庭的才华、气度和人格魅力所折服。拜这样的人杰为丈人,他一点都不抵触。
再说了,看看孙传庭长得这么帅,他的女儿会丑嘛?所以,对孙小姐有什么不满?那是不存在的。
他不开心,主要还是因为此时的美洲义军根据地,其内部建设已经趋于大成。在拿到了海量的军火后,马上就要迎来蓬勃爆发的时候了。
五年辛苦,眼看就要收获了,结果这时候因为皇祖母的反复念叨,让自己的父亲受不了了要自己归国完婚?
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难受的了。
“哎,曹上校,其他的事情先不谈。你给孤说说,这个特种兵是什么意思?”
“殿下容禀,特种兵是皇上亲自下旨,然后由臣与左梦庚一起尝试着新设立的一个兵种。这个兵种用皇上的话说就是,集中各兵种最优秀的兵王,使用最好的装备,做最为艰苦的训练,完成最难的任务。”
说完这话后,曹变蛟从身边拉过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汉子:“殿下,这位是我大明陆军的一级军士长王顺文,他从万历年间加入横海卫,专攻狙击。二十多年来,在各场战事中,倒在他枪下的敌军官兵,已有896人,是我大明陆军当之无愧的狙击之王。现在,他在臣的特种兵一团里,担任的是狙击教官,这就是皇上说的第一条,集中各个兵种的兵王于一堂的具体表现。然后。”他又让王顺文解下背上包裹的长枪:“殿下,这一款天启二十年步枪,是特别定制版。除了有专用的瞄准镜外,如枪背带、清洁工具、软质弹袋、防尘盖、折叠托、可调贴腮板等,全都是我们的工匠按照使用者的个人具体情况和喜好特别定做的。”
“这就是最好的装备了吧?然后训练呢?”
“是,殿下。特种兵的训练很苦,很全面。如臣这个团的战士,他们都是我大明现有的五十万常备军里在原先各支部队名声卓著的兵王。聚集到这里后,相互学习,相互提高。现在,臣的士兵,除了单兵作战能力冠绝全军外,潜伏、伪装、游泳、机械维修……几乎什么都会一些。”
“原来如此,孤已经可以想象到他们将来在战场上会发挥出什么作用了。哎,可惜啊……”
“殿下可惜什么?”
第十元素
“孤不是对你的兵可惜,孤是对自己可惜。”长叹了一口气,朱慈焱道:“孤在美洲这五年,其实做的就是美洲义军总政委的工作。曹上校刚来,便是从交接的角度,孤也要给你讲解一番。”
“请殿下示下。”
“最近五年,虽说因为西贼的那艘亲王号,使得我们被迫放弃了沿海的大城市。但实际上这五年,我们在安第斯山区发展得极好。目前,整个根据地的面积,已经拓展到长一千余公里,宽两百余公里,约莫二十万平方公里的较大地面。整个根据地里聚集了六十余万军民,适合入伍的青壮达到十二万。
粮食方面,我们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
军备方面,所有适龄男子全部都进行了最基础的军事训练。用孙督师的话说,现在这些印第安人的训练程度,已经不下于我大明青壮进入新兵营半年后的水准。
我们在根据地已经建起了枪械维修厂,小型的炸弹火药制作厂,被服厂、军用罐头制备厂也有了。
政委工作方面,整个根据地六十万人,除了少数年龄较大的印第安人,其他普通印第安人都可以用简单的汉语与我们进行基本没有什么障碍的交流。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学习汉语,这些人原先来自各个部族的隔阂已经消失,全员都树立起了为了印第安人的独立和幸福而奋战的理念。”
双目悠悠的看向西侧的远方,朱慈燚的嘴角浮上一个轻蔑的微笑:“那驻守在利马的克伦威尔,前几年倒是经常组织什么所谓的围剿,但是最近一两年,他已经完全没有进入我根据地山区的心思了。呵呵,孤知道西贼的王拿下了印度,但,主力进入亚洲,克伦威尔在这里就成了无根之木,轻易损失不起士兵了。”
地球在退化 死神釣者
“所以啊。”他把手一摊:“你看,现在你和你兄弟带来了这么多军火,足以把根据地里的十二万青壮全部武装起来。然后加上我大明本来派驻在这里的一个师,以及你的特种兵团。若是再咬咬牙,让年龄在十六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印第安少年再补充一下,我可以弄出整整十五万人,十个师的军队!是军队,是经过了完整的军事训练,思想也被充分武装,不缺枪炮弹药的精锐之师!这样的军队,在孙督师、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的率领下,冲下山去,克伦威尔能够挡得住?美洲,马上就要变天了啊。而父皇在这个时候让孤回国……哎……”
異能永生 尊者聖君
“殿下的遗憾,臣明白了。殿下嘴上说的轻松,但能让数十万印第安人学习、掌握汉语,并对我们的观念加以认同。臣虽然只是纯粹的武夫,也能想象到其中的艰辛。而臣也深信,美洲从西贼手里独立之日,这里的近千万百姓,都是记住殿下这些年的努力和给予他们得恩德。”
“哈哈哈,怎么你倒来宽慰孤了?罢了罢了,孤以前在大明本土的时候,孤的李先生曾经教过我一句话,叫做成功不必在我,而成功一定有我。我们都是皇上的臣子,皇上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孤先回去完婚了,孤希望,一年之后,能够在大明听到美洲变天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