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bbev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08 空手套白狼展示-m4013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得了两个头奖,冯刺史满怀期待地等着花鬘介绍第三个箱子。
“这是掸国那边经常用的药材,外敷内服,说是可以败毒消痈,祛风杀虫……”
冯刺史顿时兴趣缺缺。
袁天罡與推背圖 黨忠義
一来他对医药不了解。
二来现在没有科学的药效认证体系。
有很多东西说是药,但其实是起个安慰剂的作用。
摆了摆手,冯永对阿梅说道:
“这个就交给樊启了,送一部分到南乡去,让樊阿和李当之看看有没有用处,你注意一下这个事情。”
阿梅应下。
花鬘看到冯刺史不太在意的样子,便识趣地没多说。
然后满脸欣喜地打开了第四个箱子:
“这一箱最是贵重,冯君侯,请看!”
“哇!这么多水玉!”
冯永还没说话,关大将军已经一脸痴迷地凑上去,捧起一块比自己手掌还大的纯透明水晶:
“真漂亮!”
受兴汉会哄抬价格的影响,现在大汉视透明水晶为珍宝。
越是透明,越是大块,越是平整的水玉,价格就越是昂贵。
别人拿三五万缗想要买个南乡学堂的名额,就算是寻了许慈这等“名士”的门路,也是无望。
像关姬现在手里这块,拿去换取南乡学堂的名额,绰绰有余,而且不需要任何门路。
但见关大将军把手里的水玉递给身边的阿梅,问道:
“够不够打一副千里镜?”
暗夜騎士 再見屠蘇
阿梅眼中闪着亮光,连连点头。
一副千里镜,成本价五十万缗!
现在也就是宫里、丞相府、凉州刺史府有少量存货,全部加起来不到十副。
而千里镜的打造技术,目前只有阿梅手底下的制造局掌握。
所以就算是丞相府想要千里镜,那也得实打实地掏成本价,不打一毛折扣。
这是冯刺史吃了血泪教训后,定下的规矩。
看着关姬和阿梅的模样,花鬘得意洋洋,把小手摊开:
“冯君侯,你看这箱子水玉,价值几何?”
冯刺史看着眼前白嫩嫩的小手,好看是好看ꓹ 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很不好友:给钱!
他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不管这箱子水玉价值几何ꓹ 都不是目前的自己所能买得起的。
原因很简单:没钱!
千里做官只为财。
别人是官越大越有钱。
偏偏季汉出了个大汉丞相。
作为季汉的实际掌控者,他很穷。
身为大汉的山头大佬之一,冯刺史与大汉丞相的政治步调必须一致。
当了凉州刺史这一年来ꓹ 冯大佬硬是一分好处都没给自家留。
当官这么多年来,这是冯君侯第一次这么两袖清风。
去年的那场白灾ꓹ 让所有人都心有余悸。
眼看着冬日又要来临,现在凉州府库储备的那些物资和钱粮ꓹ 那都是稳定人心的保证ꓹ 哪能轻易动用?
更何况这么大一个箱子的水玉,那得掏多少钱?
冯鬼王盘算了一下,觉得就是把自己卖身给花少主,恐怕都不够买下眼前这一大箱子水玉。
“你这是找到水玉矿了?还是把南边诸国全都打劫了一遍?”
缅甸那边有水晶矿,冯永是知道的。
但凭现在这么原始的勘探技术和开采技术,再加上又是三国时期中南半岛的原始环境。
冯永就从来没想过能大批量得到透明水晶。
“你管我?快给钱!”
花少主不回答冯刺史的问题,再次把白嫩的小手往前递了递ꓹ 理直气壮地说道。
“哎呀你这小娘子,我冯某人何许人也?你还怕我会没钱给你?”
冯刺史浑不在意地把花鬘的手拨开ꓹ 从箱子里拿起一片水玉仔细端详。
嘴里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ꓹ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ꓹ 整天搂那么多钱做什么?这些年来ꓹ 你赚的钱都够你花几辈子了吧?”
“可不敢和你比!”花鬘撇了撇嘴,“全天下谁人不知冯君侯敛财有道?你赚的钱所是可以花十几辈了。”
“那能一样吗?”冯刺史示意了一下屋内ꓹ “我这有妻有子的ꓹ 而且就算是女儿ꓹ 将来我也是要给她们分家产的。”
“现在不努力,以后孩子怎么办?”
“你不过是一家子而已ꓹ 我可是要为两个部族谋出路咧!”
花少主没好气地说道。
大人和阿母都在锦城享福,以前跟随大人的族人,总不能说丢下就丢下吧?
还有祝融部,那可是女子当家的,更不敢有什么闪失。
“哦,对,我都差点忘了这个。”
冯刺史似乎这才恍然过来,然后眉头一皱,看向花鬘,欲言又止。
花少主看到他这个模样,心头一跳。
冯鬼王在南中凶名赫赫,别看他这些年来从未踏入南中一步。
但随着兴汉会对南中开发的深入,冯鬼王对南中的影响只会越来越深远。
甚至他的一个决定,就能影响到南中百姓的衣食。
就比如说刚才的草麻。
只见花少主脸上故作不耐之色,眼底却是闪着晶亮,看着冯鬼王说道:“你这什么神色?有话就说。”
“咳,花娘子,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哈。”
冯刺史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
“你别看现在往南边走马队能赚得多,但这是南中官道没有完全修复的情况下,所以让你独占了好处。”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啊,不信你看,现在建宁郡和云南郡之间的官道已经快要打通了吧?”
“云南郡吕太守(吕凯),跟我也是老熟人了,早就跟我来信,商量如何把越巂和云南两郡联系起来。”
“照目前的情况,你觉得你还能独吃这好处多久?当别家的马队也能到达永昌郡,甚至翻过哀牢山的时候,你怎么办?”
花鬘脸色微微一变,但嘴上却是不服输:
“怕什么?就算真要那样,他们肯定也没有我们熟悉那里。大不了我们辛苦一些,多跑几趟,跑得远一些……”
冯刺史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所以你给你的族人找的出路就是当苦力,赚辛苦钱?”
花鬘低下头,踢了踢箱子,闷声道:
“不然还能怎么样?总比去你们汉人的甘蔗园里当劳力强……”
冯刺史痛心疾首地说道:
“他们当劳力,那是因为他们只能当劳力,干不了别的。若是你也是这种想法,那你的族人以后也就只有当苦力的命。”
“同是南中七郡,为啥他们就是当劳力,而越巂出去的孩子却不是?你就没想过?”
“因为越巂有学堂啊!多少人等着抢学堂出来的孩子呢,去年我也想要几个,谁知你们兴汉会一个都没给别人留。”
“幸好前两年我的族人也有几个孩子进了学堂,要不然现在我的马队每清一次帐,还得要请一次外头的学生。”
“那得花多少车马费和辛苦费?”花鬘大是不满地说道。
“对嘛,学堂啊!”冯刺史掰着手指头说道,“现在不管汉中、陇右、凉州都有学堂,就连锦城那边,也有人想要开学堂。”
“谁都知道学堂出来的学生好用,更别说要是谁家的孩子有出息,能保送进南乡学堂,那就算是翻了身了。”
血拼開拓團
“当了官,那可就是最大的出路?”
随着冯刺史权势愈重,“巧言令色”的特技也越发少用了。
但一旦用出来,威力依旧不减当年半分。
只见花少主听了这番话,不由地怦然心动,心思翻涌。
只是想起办学堂的难处,她又觉得一盆冷水浇到了头顶上:这学堂岂是说办就能办的?
自南中北上经过锦城时,花鬘也是在锦城停留了不少时日,与父母团聚。
与父母闲聊时,正好就说起了最近锦城想要办学堂的风声。
在锦城呆了快十年了,大人与阿母对锦城发生的事情,自然也会有一些渠道去了解。
她下意识地就是说道:
“妾听闻,这学堂之事,干系重大,岂是说办就办的?”
“听大人与阿母说,蜀郡几个大族联手欲办学堂,成与不成,亦是未知……”
说到这里,她突然又顿住了,原本眼底的晶亮泛上了眼眸,定定地向冯刺史看去。
只见她的小巧的鼻翼突然扩张开,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冯……冯君侯,哦,不是,冯郎君,妾素知那南乡学堂与你有莫大联系,却不知……”
当年花少主为了给族人找出路,把一部分族人迁到了越巂,正好是赶上了越巂的红利。
但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那都是正常操作。
再说了,孟家原本在南中那么大的势力,哪是一下子就能迁完的?
更别说还有那些依附于孟家大大小小的部族。
这些年来,随着花少主的马队名声渐渐在南中传开来,以前孟家的关系又渐渐地恢复了不少。
现在已经有不少人靠着她吃饭。
而这些关系又支持着她在南中随意往来。
想起这些年的经历,花少主在这一瞬间,突然想通了一个道理:
我又不造反,就是想多赚点钱,让大伙的日子好过一些,有什么不对?
部族的人支持自己,不就是因为这一点嘛!
冯鬼王为什么能在大汉横着走?
不就是因为他背后有一个兴汉会?
我背后也有不少部族支持呢!
诸葛阿公不是也说了嘛,汉夷如一,我为南中夷民谋利,凭什么畏手畏脚?
想通了这个,花少主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有一条通天大道。
若是自己当真办成了这个事,那我……岂不是也能学一学蜀地的世家,成为南中望族?
真能像南中李家(李恢)那样,自己的族人还怕没有出路?
想到这里,花少主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于是泼辣的南中小夷女,瞬间变成了羞涩的花姑……咳,花娘子,让冯刺史咧嘴一笑:
“花娘子想说什么?”
緣來是你,霍少的隱婚甜妻 麥可
“妾想问的是,不知冯郎君对这办学堂之事,可有什么门路?”
花少主很是轻声细语地问道。
“这办学堂啊,第一要紧的,是教材。故要办学堂,首先就要解决教材的问题。”
“教材是什么?”
“就是学堂的学生要学什么,还有怎么教,从哪里教起,这些都是一整套学问,全都记在教材上。”
不朽佛
花鬘点点头,又问道,“那这教材当如何解决?”
“当然是南乡啊,大汉所有学堂的教材,皆出于南乡。南乡愿意给哪个地方印教材书本,那个地方的学堂就成了一半。”
南乡?
那不就是冯鬼王的老巢嘛?
听说那里白日里都是浓烟滚滚,恶鬼现世……
“冯郎君,妾若是想取得教材,当去找谁呢?”
花少主很是谦虚地问道。
“天子和丞相,当然,皇后也可以……”
花鬘眼角一抽。
天子和皇后就不要想了,连大人都是只见过天子一面。
至于诸葛阿公,听说是日理万机,能见一面就已经是幸运之极,更别说拿这个事情去寻他说情。
花鬘正心思百转,耳里忽然又听得冯刺史慢悠悠地说道:
“他们会派人来找我,跟我打个商量,我再派人跟南乡那边打个招呼。”
“冯郎君,妾想,嗯,想……”
“想要教材?”
花鬘连连点头。
“有钱吗?”
“多少钱?”
“也不多,这么一箱水玉,大概能买三百来套两年制教材。”
“真哒?”
“这只是教材的钱,还有办学堂,一开始也要从南乡学堂借调实习……”
“咳,我是说,要调一些先生过去教课,那也是要花钱的。”
“还有你总得按学堂的标准建个房子吧?南乡那边也会给你推荐工程队,包人工费、材料费等等。”
“算下来,怎么也得再来一箱这样的水玉,那才勉勉强强的样子……”
花鬘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胸口:“不要紧,我回去跟那些头人说,谁家想要进学堂,那就得交钱。”
南中的部族,只要稍有点条件的,哪个不是想尽办法学汉话,写汉字?
现在有这么一个大好事,那些头人怕不是要挤破脑袋?
冯刺史吞了一口口水。
别看花少主长得小巧,但胸口比例可不小。
花鬘瞟了一眼冯刺史上下滚动的喉结,有意无意地挺了挺胸:
“冯郎君,那……南中的学堂,能不能也像越巂的学堂那样,最好的孩子可以保送进南乡的学堂?”
“没问题。”
冯刺史一口应了下来。
幸福用手抓
花鬘两眼放光:“真哒?”
“骗你我倒贴你一个马队的毛料。”
好,稳了!
花鬘信心十足。
她现在相信,南中那些头人,肯定有人要打破头了。
只见她突然弯下腰,把装满透明水玉的箱子用力一推。
别看人小,力气可不小。
箱子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顶到了冯刺史的脚尖。
“这是学堂的定金!”
花鬘豪气地说道。
冯刺史已经乐歪了嘴:多么上道得小娘子啊!
花鬘左看右看,突然“噔噔噔”地走开了。
看到她这个举动,冯永正要问她在做什么,只见她从案桌上笔墨回来。
那原本是阿虫用来练字的,还没来得及收拾。
花鬘把笔墨往冯刺史面前一递:
“冯郎君,烦请写个契约!”
冯刺史脸色一僵:
“什么契约?难道我堂堂一个刺史还会赖账?”
举在冯刺史面前的笔墨一动不动。
落翼天使
冯刺史无奈:
“让细君写行不行?我按手印。”
“不行,就你写。”
花少主很是执着。
“阿梅呢?阿梅你也不信吗?让阿梅来写?”
冯刺史突然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花鬘仍是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