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tt1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212章  詭異的抽獎活動熱推-sboj0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茅豆豆见江跃面色大变,忍不住问道:“跃哥,他到底在嘀咕什么?”
“他是不是犯病了啊?还是先送医院吧?”
“犯病?犯病倒还好办了!”
江跃面色有些难看,上前去冲着童肥肥的肥脸就是两巴掌。
“肥肥,醒来!”
茅豆豆见状,连忙拉住江跃:“跃哥,他没睡着啊。”
江跃一把推开茅豆豆,从包里摸出一只小瓶子,自带喷口的那种。里头装的是特制轮回灵液。
这玩意现在江跃存货极多,他弄了不少这种自带喷口的小瓶子,容量大小约莫60-80ml。
江跃也不管有用没用,对着童迪的肥脸就是一顿喷。
嗤嗤嗤!
轮回灵液本来最大的功效,是用来对付鬼物,尤其是C级以下的鬼物,杀伤力极大。
辟邪效果倒在其次。
江跃不分青红皂白,先喷一顿再说,也是想看看,童迪身上是否被鬼物附身。若是有鬼物附身,这轮回灵液喷下去,自然可以验明。
只是,一小瓶轮回灵液喷雾剂下去,童迪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倒是冰冷冷的喷雾喷到脸上,让童迪一阵哆嗦,那迷茫的眼神稍微恢复了一点点清明。
“班长?”
童迪一直管江跃叫班长,哪怕进了专属班,分了班之后,这个称呼还是没改过来。
“肥肥,你魔怔了知道吗?亏得班长把你弄清醒了。”茅豆豆上前道。
童迪苦恼地双手抱头,脑袋在树干上不住猛磕,口中绝望道:“没用的,没用的,我情愿不要清醒过来……有鬼,我脑子里住了一个鬼。它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它说,我们每个人都要死,谁都活不成,谁都别想活……”
“大白天哪来的鬼?”茅豆豆莫名其妙。
江跃若有所思,猛地探手伸向童迪衣兜,将那露出半截的耳机拽了出来。
童迪见状,猛然扑了上来,要把耳机抢夺回去。
“豆豆,摁住他。”
童迪这几天茶饭不思ꓹ 魂不守舍,明显瘦了一圈ꓹ 脚下虚浮也没多大力气,加上茅豆豆一直在觉醒状态,稍微一用力ꓹ 就让童迪挣扎不得。
可他居然仍不放弃,单手朝江跃这边死命抓着ꓹ 想把耳机抓回去。
“豆豆,这耳机怎么样?”
茅豆豆摇摇头ꓹ 他对这个一窍不通。
这时候ꓹ 韩晶晶和李玥也正好找到这里,快步走了上来。
见到江跃手中的耳机,韩晶晶略有些惊讶,伸手要从江跃手中拿取耳机,江跃手掌一偏,却道:“看看就好,别动ꓹ 这玩意邪门。”
韩晶晶见江跃表情严肃,不像开玩笑ꓹ 也不去抢ꓹ 仔细分辨了一下。点点头:“没错ꓹ 这是国际大品牌ꓹ 高端产品,一副得好几万呢!谁的?童肥肥的嘛?这小子深藏不露啊。”
“是童迪的ꓹ 我这几天每次看到他ꓹ 他都戴着呢。”李玥忽然插了一嘴。
茅豆豆讷讷道:“怎么可能嘛!肥肥的家庭条件是比我好点ꓹ 也没这么膨胀吧?一个耳机好几万?”
江跃淡淡道:“假的。”
韩晶晶仔细又看了一下:“这至少也得是高仿啊,还真挺像的。不过质地上确实跟正品有些差距?”
她也没用过这款耳机ꓹ 所以有些拿不准。
江跃却没再纠结耳机,问道:“豆豆,肥肥最近是不是去了榆树街?”
“诶?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他了?”
“你就说去没去吧。”
“去了去了,那天他还邀我一起去,我要训练就没陪他去浪了。我记得那天是周末,他整个下午都在外面,到晚饭之后才回学校。我在校门口还碰到了他,当时还有侠伟,对,就是侠伟,跟他一起去的。”
“晶晶,李玥,你们谁去把王侠伟叫过来一下?”
“我去。”韩晶晶非常主动道。
李玥也不反对,也不争,默默看着童迪,眼眸中有些担忧。
见他一头一脸都是虚汗,李玥默默掏出纸巾,仔仔细细给他擦了一通。
“跃哥,肥肥这是撞邪了吗?”
李玥一双灵眸也望着江跃,想从他嘴里听到一些答案。
江跃叹一口气:“实不相瞒,他到底什么情况,我现在也不太了解。不过他这个情况,我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了。”
“啊?还有两次在哪里?”
“一次在榆树街商业街边上的写字楼,一次是在4S店。一个是写字楼的公司职员,一个是4S店的销售顾问。”
“他们也是这个情况吗?后来怎么样?”
江跃摇了摇头,苦涩道:“没有后来,我看到的时候,他们都死了。”
啊?
茅豆豆和李玥同时发出一声惊呼,这么严重?
“跃哥……这……这可怎么是好?肥肥还有救吗?”茅豆豆跟肥肥多少年的同桌,虽然日常斗嘴,各种互黑,可那并不影响他们的革命友情。
多年同桌成兄弟,虽然现在两人不在同一个班,可兄弟还是兄弟啊。
“目前来看,肥肥的情况还没恶化到他们那一步,不过情况也很危急。他现在大多数时候的意识,是不受自己操控的。我怀疑,这一切都跟这副耳机有关。”
“耳机有什么问题?我听听?”
“别闹!”江跃沉声道,“那两个死者临死的时候,身上都有这么一副耳机,而且他们嘴里念叨的话,跟豆豆一样。”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茅豆豆惊问道。
海賊王之我是最強
“对。当他精神彻底崩溃,完全无法自主时,他会选择了结自己。其实,那两个死者,都不是邪物直接杀死,而是自杀的。当然,死者生前都不受自己操控,到底算不算自杀,也很难说。”
就在这时,韩晶晶带着王侠伟快步跑了过来。
“跃哥,豆豆,李玥……”王侠伟没有觉醒,还在老孙班,见到这帮老同学,多少有些拘束。
“侠伟,听豆豆说,你前几天跟童迪去了榆树街玩?”
“对!”
“这副耳机,你还记得吗?”江跃摊手将他耳机凑到王侠伟跟前。
王侠伟自然认得:“我记得,当时童迪在商场买了一个新手机,到商场口子的时候,好像有个消费满多少金额的抽奖活动。当时童迪有三次抽奖的机会,他抽了两次没抽到什么,第三次却抽中一个耳机。据说是国际高端品牌的同款,也不知道真假。反正童迪是很喜欢的,他说这耳机很好,光看外表,跟国际高端品牌完全看不出区别……”
“是榆树街哪个商场?”
“祥泰广场。”
“抽奖是祥泰广场安排的吗?”
“他们在口子上弄了一个临时摊柜,应该是商场的活动吧?如果不是商场活动,难道平白无故还送东西给顾客?”
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江跃默然,点点头:“侠伟,这件事很重要,你再回想一下,把当时的细节都还原一下?”
“那天童迪邀我陪他去买个手机,我们坐公交到了榆树街附近,在他逛了很久,吃了一些小吃。后来童迪选中了一款手机,大概一千五左右。抽奖好像是满二百抽奖一次,但最多是抽三次。大概就是这样。”
“组织抽奖的人,长什么样,还记得吗?”
王侠伟一怔,努力回想了片刻:“我记得是个女孩子,比我们大不了多少,估计也就刚上大学出来做兼职的。对了,脸上还有点青春痘。”
“如果再看到她,你还认识不?”
“如果看到,应该认得吧?”
江跃将耳机收在口袋里,对茅豆豆道:“把他送到班里去,让高老师派人看着他,别让他发梦发疯。我们去一趟榆树街。”
“侠伟,你也一起去,方便吧?”
王侠伟跟江跃他们原本就是一个圈子的,见江跃表情这么严肃,知道事情可能有点大条。
并没有犹豫,点点头:“我去跟孙老师请个假。”
“不用,我来打电话。”
韩晶晶道:“我们也去。”
護花高手 寒香小丁
她经常听叔叔提起一些诡异事件,尤其是有江跃参与的诡异事件,一直都心向往之。
如今童迪这边,多半是撞到诡异事件了,难得有参与其中的机会,她自然不肯放过。
江跃瞥了大家一眼:“都去见识一下吧。”
现在是大白天,江跃料想应该也不至于太危险:“不过你们记住了,不要乱碰东西,尤其是耳机,绝对不能要。”
江跃,茅豆豆,李玥,韩晶晶,加上王侠伟,正好是五个人。
一个车正好。
老孙那边听说江跃给王侠伟请假,倒也痛快答应了。
中國狙擊手在朝鮮 佚名
车子到了榆树街,这点停车位倒是不少,停好车,江跃带着众人直奔祥泰广场。
不是周末,又是午觉的点,广场显得有些冷清。
江跃叮嘱大家,暂时不要暴露来意,一切听从他来安排,千万不可多嘴,暴露了意图。
到了商场口子,王侠伟摇了摇头,示意那抽奖的摊子这会儿并不在。
江跃正好想再弄一个手机,到了柜台前,选了一款机子,很痛快地扫码支付,随口问道:“我听说你们这边商场搞消费满多少抽奖,这活动结束了吗?”
那店员见江跃消费这么爽快,又是个靓仔,笑盈盈道:“没听说商场最近搞了这个活动啊。这样,我们店可以送你一些小东西。手机壳,钢化膜还有指环扣这些小物件……”
“不可能吧?我朋友前几天在你们商场买了一款手机,都参加了抽奖,而且还抽到一副很好的耳机呢!”
“小哥哥,商场真有什么活动,肯定会通知我们商户的呀。这种福利,我们商户肯定也会告知消费者的。如果有,我没理由不告诉你的嘛!如果小哥哥你不放心,可以找商场负责人打听一下?”
没有?
王侠伟郁闷道:“不可能没有的!上次我陪他一起来,抽了三次,抽到一个耳机,怎么可能没有!?”
店员也没辙,只能赔笑脸,不断解释。说让他们去问问商场方面,也许商场方面有活动,他们商家没有及时获得消息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店员的口气明显是敷衍。大概率,这个商场确实没搞什么抽奖获得。
最近又不是什么重大节假日,又不是什么周年庆,没有抽奖活动也在情理之中。
江跃耐心沟通,问清楚了怎么联系商场方面。
找到人家办公室一问,得到的答复是,商场近期确实没有搞任何抽奖活动。
王侠伟傻眼了。
“不可能的!那天我们买了一个手机,就在商场口子上摆了一个摊位,凭消费小票抽奖。”
那负责人倒是很有耐心:“其实抽奖无非就是送一些小礼品,比如一盒纸巾,一份挂历,一份小零食什么的。我看各位应该也不是为这么点小礼品来消费一部手机的吧?”
“这样吧,我这边私人送你们一袋纸巾,一瓶洗衣液。”
超級保鏢 蕭憶情
这真有点说不清楚了。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说半天人家还以为他们是冲着抽奖的小礼品来的。
如果不是江跃早就告诫过大家不要冲动,茅豆豆几乎要拍桌子骂人了。
“丁总,是这样的。我看你们商场口子里有监控。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查看一下?你也别担心,我们还真不是冲着抽奖来得。当时的确有抽奖,但是抽奖的礼物出了点状况,现在威胁到我朋友的健康了。这个事,如果闹大了,发生在你们商场的事,终究对你们影响也不好。所以,看看监控,我们搞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你们商场也可以自证清白,我们两不亏欠,心里踏实。”
那商场负责人丁总多少是有点不乐意的。
几个小年轻,张口就要看商场监控。把商场当什么地方了?
不过,江跃这番话,不硬不软,却是绵里藏针,暗藏杀机。倒是让他有些犹豫,一时间倒没有直接拒绝。
韩晶晶微笑道:“正好,我跟这片警局比较熟,要不我打个电话让警方过来做一下证?”
听说要报警,丁总倒也不怕,毕竟商场确实没搞什么抽奖活动。
可这事要真发生在商场里,就算他们没搞这活动,怕也脱不了干系啊。
一时间,丁总沉吟道:“按理说,监控是不能随便查看的。不过你们都说到威胁到个人健康了,我要是拒绝也有点不通人情。看一下可以,不过我再三申明,我以人格担保,我们商场近期绝对没搞过抽奖!因此发生的一切事故,我们一概不负责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