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8mg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六百二十八章 冒險者公會閲讀-rlsoy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印刷工坊的业务比某人所预料的,还要快速地步入正轨。除了印刷数学期刊的工作,与实验印刷魔法卷轴的研究外,也开始对外承接大量印刷的工作。
超級靈氣
也许是得益于某人的提示,将魔法文字与非魔法文字分开来处理。如此,意外地发现在魔法师的世界中,能够利用印刷方法来缩短工作时间的项目还真不少。
虽然迷地还没有‘时间就是金钱’的说法,一方面也是因为‘金钱’的概念与用途,远不如地球那般深植人心。但是可以节省下工作时间,提高工作效率的作法,还是很受欢迎的。
逆魔劫
当然,有得益,就会有受到损害的人。只是相较于论坛所带来的第一波冲击,印刷机所带来的冲击并没有论坛那么大。
而印刷魔法卷轴的研究,也正如火如荼地展开。
期刊的内容评选也走出了自己的节奏。参与评选委员的测验者,并没有如想象中那么踊跃,全员参与之类的。
从参与者的表现上来看,大概可以把来上数学课的人分为两类:求名者与求知者。前者会比较积极参与任何有关的活动,后者就只想安安静静地做研究。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林都很好的将期刊的一部份工作给分了出去。接手的人也都在顺利运作着草创的制度。
关于丝绸的蛾种筛选,步调缓慢,看似平稳地持续进行着,其实被研究的目标却是不断地扩大。
之前所收集到的十八种魔蛾与四种普通蛾,当然不代表蛾的族群就这点数量而已。昆虫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种类最为繁多的物种。而收集到的那些,只是在短时间内以及邻近圣城的地点,所能捕捉到的种类而已。
巫妖挂在冒险者公会上的悬赏,至今仍未撤下。较远地方才存在的蛾种,陆陆续续被不同的冒险者团伙送到圣城埃斯塔力,某只巫妖的手上。
当然,自家收集到的蛾种一多,难免会有冲突发生。像是手上已经有的种类,当别人送来同样的蛾种后,酬劳究竟是不给?打折支付?还是全额给付?亲自去公会接收蛾种的巫妖,为此还跟冒险者团伙闹了几次,差点都把公会给拆了。
这是那一个受害的冒险者公会接待处成员没一个打得过她,要不然早就‘私了’了。但这现在的状况是,对方不怎么欢迎这位巫妖再度出现,不过也不敢阻挠,因为也无力阻挠。
最后这件事情,还是由某人出面善后。倒也不是一刀切,将整个悬赏停掉,而是将原本含糊不清的要求,更加明确化而已。再考虑到很多冒险者可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所以用字遣词要以这些人也能理解的方式为主ꓹ 而不是文诌诌的,一个句子也要想上老半天ꓹ 才能理解意思。
重生之侯門孤女
具体有以下几点:一、相同蛾种,公母为一对,悬赏XX基尔(20金)。能够捕捉三对活着且健康的蛾种ꓹ 赏金最高总计为C基尔(100金);
二、悬赏同时会明列排外清单,也就是已经收集到的蛾种。假如有人带清单上的蛾种来领赏ꓹ 普通蛾种将不支付赏金,拥有权能的魔蛾种将给付最高不超过第一项十分之一的赏金ꓹ 算是捕捉魔虫的辛苦费。
訣別書
三、只带来单一性别的魔蛾ꓹ 没有公母成对的话,普通蛾不给钱,魔蛾每一只的赏金最高不超过I基尔(1金)。不论品种,这同样算辛苦费。
排外列表除了有具体的文字描述外,还有特征图片与个体图片,让人至少有个比对用的依据。
这些悬赏要求与排外列表的描述和图片,全部放在冒险者公会在论坛上的特别区块ꓹ 朝全迷地公开。
得益于论坛的便利性,冒险者公会与佣兵公会这种遍布迷地的组织ꓹ 在情报与委托上的传播与昔日相比ꓹ 岂止进步了数十上百倍。
以往的公会所提供的主要是当地的委托任务ꓹ 偶尔会有区域型的任务ꓹ 但时限较长,且绩效不彰。现在有了论坛的公会ꓹ 委托任务分为三个等级:全迷地、区域、当地。也因为情报传递的迅速ꓹ 只要酬劳吸引人ꓹ 很容易吸引冒险者进行长距离的移动,到更有钱景的地方去工作。
芬所提供的悬赏委托ꓹ 当然是全迷地等级的。考虑到天南地北的蛾种差异,真要朝这方面研究的话,当然不太可能只局限在一个小范围内。
只不过想得很美好,事实上却没那么简单。最高C基尔(100金)的酬劳对普通冒险者而言是很丰厚没错,活捉魔蛾只要有充足的准备,倒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麻烦是在于带着活的魔兽穿越多长的距离,去换取可能连补贴路费都不够的赏金。
更不用说耗费时间的长距离移动,所带来的变数。比如说原本不在排外清单内的蛾种,因为有其他人抢先交出,所以让后来的冒险者就只能领十分之一不到的酬劳。这个时间差的变化,也是芬与前来领赏的冒险者,会起争执的主因之一。
所以虽然是朝向全迷地的悬赏,但实际上影响力只有在圣城周边的区域。
電影世界大抽獎 熊貓胖大
明天有你不孤獨 撕裂爆裂的心
笑清廷
首席的替身盲妻
当然也有那种纯粹想要用肌肉来‘领赏’的外地人,就好比坐在面前这伙人。
毫无疑问,外地来的。圣城本地的登录冒险者数量相当少,而且是以魔法侧的力量为主,纯战士的团伙只能是外地的。
天逆之幽
看着一个大光头,体型跟熊差不多,拎着一把阔剑,带着几个兄弟,扯着大嗓门,喷着唾沫星子,一副要把人淹死的模样。“我说,这就是你要的东西,凭什么不给我钱!”
林为难地看着被压在桌上,一副病恹恹的魔蛾。三角翅,翅上为一横三竖纹,体型较其他蛾种为细长,倒也还不到蝴蝶或蜻蜓那种程度。最为明显的特征,是两根头部的触角为绿毛,所以广泛被称呼的名称是绿魔蛾。
绿魔蛾的鳞粉有致幻、麻痹的效用,其实这是大多数魔蛾的共同特征。但绿魔蛾的毒性并不强烈,普通人也许顶不住,一个身强体壮的战士倒是可以不惧鳞粉的影响,继续战斗一段时间。
绿魔蛾的实力并不算强,要用地球游戏的说法,就是新手怪。只要不让牠成规模,初出茅庐的冒险者也可以轻松讨伐。而且绿魔蛾分布地区广大,又本身数量众多,所以是最常被拿来领赏的魔蛾种类。
问题是,这个蛾种的丝线不能用!
根据哈露米的培育成果,符合某人所设想的丝绸材料条件,最适合的是翅上以圆点花纹为主的蛾种。这个种类的魔蛾亚种,其幼虫所吐出的丝线,全都可以乘载林所设定的最基本魔法,也就是抵御高维异种能量的防护魔法。
其他蛾种的亚种有能用的,也有不能用的。考虑到未来还打算进行杂交培育的话,目标就只能放在其中一个种类的亚种上。其他蛾种虽然没有完全放弃,但也只保留少数个体较为优秀的品种,留待后日研究,也许丝线混纺,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不过现阶段的情形,就是绿魔蛾太多,某人已经收到不想继续收了。更不用说眼前这病恹恹的魔蛾,收回去当肥料吗?
也许是脸上嫌弃的表情太明显了,那熊似的战士又扯着嗓子,吼道:“怎么,不想认账!这可是按照公会悬赏的标准找来的。你想要公母三对以上,我可是捉了十几只回来,一只C基尔(100金),这里算你M基尔(1000金)就好。”
悬赏上可是说三对六只一百金呀,这货一只算一百,最基本的数学就不过关。不过不忙着喷,林朝着对方所说,捉了十多只魔蛾的笼子一看,呵,全趴窝了。有一些有明显的外伤,像是缺片翅膀,少半截身子的;甚至有一些蛾都开始腐烂,横竖被捉出来展示的这一只,是唯一活着的。
我的美女總裁大人
“这些蛾都死掉了呀,我可是要活的,死的没有用啊。这位大哥。”林无奈地说道。
只是听着的战士不乐意了,阔剑举起来就一甩。某人躲得快,用闪现术刚好躲过阔剑的剑锋,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眼一花,退了几步的模样。不过战士也只是想吓人,没想真杀人,所以他没有追击,就只是像鬼打墙一样说着:“给钱给钱。我捉到的时候,牠们还是活着,现在死掉了也不能怪我。反正你就是给钱,给钱给钱!”
退到了公会的柜台旁,林侧身问着柜台的小姑娘:“像他们这种的,没帮忙挡一下呀?”
冒险者公会作为委托、发放任务的平台,当然不是地球那种只顾着抽中介费用,遇到事情两方撇清得恶劣商家。一般来说,公会作为一个中间人,并兼具认证与保证的职责。
像是替委托任务评级、定酬劳,不至于出现那种屠龙只拿I基尔(1金)报酬的事情。另一方面则是对冒险者分级,确认接下任务的人有能力可以将其完成。发生纠纷的时候,也是公会出面,担任仲裁,并惩罚试图在委托中弄虚作假的骗子。
但这样的职能,在这几年备受挑战。起因就是论坛的发展。公会本身处于转型的适应时期,有些步子迈了太大,造成一些不尽理想之处。对公会的高层来说,他们也正摸索着前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