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ron精品玄幻小說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獻歌-587、鐵人遠藤女士(2)熱推-3wz18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面对一脸不信,哭笑不得的远藤女士。
桥本爱衣知道自己怎么解释都是多余的了。
所以她果断拿起桌上的剧本,塞到了远藤女士的怀里,并轻轻将她推到了懒人沙发上。
“你看过就知道了……我去给你倒杯喝的,你要喝什么?”
“冰水吧。”
远藤女士轻声道,等桥本爱衣离开后。
她环视一圈桥本爱衣的闺房,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事干,才终于把目光,放在剧本上。
“情书?”
远藤女士轻声将标题念了出来,想了想,还是翻开了。
虽然她不怎么相信顾雪能写出好的剧本,觉得应该只是依照动画思路写的简单故事,也不怎么相信桥本爱衣这个傻姑娘的话……
但来都来了……那就看看吧。
翻来剧本第一页。
刚看没两行,远藤女士就被惊到了,不是因为剧本有多好——她才看了两行字,再好的剧本也不能两行字就让她惊讶。
让她惊讶的,是顾雪写剧本的方式。
前夫,請你入局
比如第二行。
【飘雪的冬日,渡边博子仰头望向天空,雪花落下……】
简简单单的描述,这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在这句话的一旁,大片空白处,画着一个女子仰头望天,雪花纷飞的一幕……
唯妙唯俏,极为传神。
不仅是文字,还有画面。
末世重生之女王來襲
神受異界之旅
就好像顾雪写下这剧本时,脑中就已经构思好了画面一样。
难道这就是动画监督写剧本的模式吗?
远藤女士承认,看到这样的剧本,她感兴趣了。
同时也对动画监督这个职业正视了起来。
她之前可没有看过这样的剧本。
紅樓之薛家次女的打醬油生活
……其实这是她想多了,剧本家写剧本脑中确实会有画面感,但让他们画出来,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这是独属于顾雪的风格,也是她的金手指。
毕竟,在这个世界,想着原作写剧本的人,也只有她了。
不过无论远藤女士怎么想,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她终于认真对待起了顾雪写的剧本。
……
桥本爱衣倒水回来时。
远藤女士正在低头翻开剧本的下一页。
她轻轻将水放在了桌上。
远藤女士抬起头来,道谢一声。
收起偏见之后,远藤女士觉得这份剧本还挺有意思的,双女主,渡边博子和死亡未婚夫同名同姓的女人藤井树ꓹ 两人因为信件的缘故,阴差阳错产生了交集ꓹ 前期因为身份不明的缘故,还有那么点看悬疑剧的感觉。
不过,她虽然觉得有意思ꓹ 但仍没看得入神那么夸张,所以听到响动ꓹ 便知道是桥本爱衣回来了。
桥本爱衣摇了摇头,坐到了自己的床上ꓹ 不再打扰远藤女士看剧本ꓹ 而是拿出手机,用社交账号和佐藤绘衣聊了起来。
另一边,远藤女士看桥本爱衣玩起了手机,也就低头重新看起了剧本。
刚开始。
她一直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待着剧本中的故事。
翻页速度很快,看得也不慢。
但等剧本中的女主角藤井树回忆起中学记忆时,她的翻页就慢慢缓了下来。
往往需要四五分钟,她才看完一页。
而剧本的每一页ꓹ 右侧的空白处,都有顾雪绘制的原版电影的镜头。
既是剧本ꓹ 又像是漫画。
远藤女士慢慢沉浸了进去。
看到博子怀疑自己是替代品时ꓹ 她蹙着眉头ꓹ 觉得藤井树是个渣男。
看到少年藤井树站在窗台的画面时ꓹ 她皱着的眉头又缓缓被抚平。
看到中学时期,男主藤井树骑着单车ꓹ 将麻袋套在女主藤井树的头上时ꓹ 她会心一笑。
而在看到女主藤井树发起高烧ꓹ 她的爷爷坚持要背着孙女去医院,面对儿媳的劝阻ꓹ 爷爷说自己背着去医院只需要40分钟,救护车却需要一个小时的时候,远藤女士轻轻咬住了下唇。
一页,一页,又一页。
厚厚的剧本,被翻动着,就快要见底了。
刚开始桥本爱衣其实也很疑惑,为什么剧本那么厚,但看过后,她就明白了。
因为里面有很多‘插画’。
而这些插画,让整个故事,仿佛就在眼前上演着一样。
《情书》的故事,快到结尾了。
再次翻过一页。
軒轅嫁女
博子踩着雪跑到远方,对着远方,未婚夫遇难死去的方向,大喊道:“你好吗,我很好。”
而另一边,跟博子未婚夫同名同姓的女主角藤井树,在病床中醒来,好像还在睡梦中般,呢喃道:“亲爱的藤井树,你好吗,我很好。”
远藤女士眼眶有些红了。
再次翻过一页。
又翻过一页。
最后一页。
远藤女士看着最后一页。
呆住了。
神途
最后一页上。
我的合成天賦 朱可夫
写的是,女主藤井树的学妹找到她,带着那本当年男主藤井树要他还回去的书,说是在借书卡的背面,有一个重大发现。
女主藤井树翻开书,找到了借书卡,翻到了卡片的背面,却发现上面有一幅画。
那上面画着的……是年轻时的她。
而文字右边,大片空白处。
画着文字描述的这一幕。
女主藤井树翻开借书卡,看到了借书卡上画着年轻的自己。
仿佛是会心一击。
远藤女士看着因为极为细腻的画力,仿佛就近在眼前的一幕。
如遭雷击,呆住了。
好一会后。
啪嗒。
眼泪滴在纸张上,在纸上晕染开来。
床上的桥本爱衣结束了和佐藤绘衣的聊天,一抬头。
就发现远藤女士捧着剧本,泪流满面,连泪水滴落在纸张上,也丝毫没有察觉到。
太玄 醉臥花間
“远藤姐……”
桥本爱衣立刻跳下床,有些慌张。
而远藤女士,也因为桥本爱衣的声音,瞬间回过神来,察觉到了自己泪流满面得窘状。
“远藤姐,你没……”
“我没事……”
远藤女士赶紧抬起手臂,胡乱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在发觉桥本爱衣靠近后,她还举起另一条手臂,示意她不要过来。
桥本爱衣慢慢停下了脚步。
远藤女士默默转身,背对着桥本爱衣,抬手继续擦拭着脸上残存的泪水。
在她心目中,她是桥本爱衣的长辈,所以她不愿意让桥本爱衣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
其实如果早察觉到的话,远藤女士会离开桥本爱衣的房间。
但她沉浸到故事里了,而最后一幕,来得又那么突然……且猛烈,她瞬间就被击败,这才呆在了原地。
“抱歉,我失态了……”
差不多十分钟后。
好不容易擦干净脸上泪水的远藤女士,才转过身去,吸了吸鼻涕,沙哑说道。
“没事……”
桥本爱衣摇了摇头,看着远藤女士,看起来很淡定,但其实快慌死了。
她从小跟着远藤女士,十多年了,就没见她哭过,她一直都觉得,远藤女士是铁人。
但现在,她看剧本看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