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t16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ptt-第九八八章 醒悟分享-je8la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还没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眼前一黑,再度陷入了刚才那个浑浑噩噩的情况。
等到大雄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静香房外的街道上,静香、小夫和出木衫正担心的看着他。
“大雄,你刚才是怎么了?”小夫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
他双手捂着太阳穴,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怎么突然又跳到这里来了?
明明他们刚才还在房间里写作业,承受小夫的奚落,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怎么过来的?
其實男主是我 花遲幕
帝宴1·步步殺機
这时,静香走到他身边,关切的将他扶起来:“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一看身体情况?”
武極登仙
“不,不用了,我好着呢。”大雄瞬间变成了花痴脸,涌上来的疑惑瞬间被静香的温柔击败,抛至脑后。
“那就好。”小夫一把推开大雄迷恋的温柔乡:“既然你没事,我们就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什么话题?”听到这句话,大雄脑袋里的花痴被一脚踢走,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
总而言之,在这种时刻,从小夫嘴里说出来的东西,绝对没有一件是好的。
这不是他怀疑小夫的人品,这是大雄在小夫和胖虎身边摸爬滚打了十年才总结出的人生至理!
小夫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真的忘了吗?我们之前说要比赛跑步的啊。
因为你的身体很虚弱,所以我们认为完全有必要用锻炼来帮你改善体质,于是提出比赛跑步,你也答应了。”
“跑步?我才不要!”大雄头摇得跟一个拨浪鼓一样,他才不会和小夫比赛跑步呢。
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小夫的对手,他怎么可能答应?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女神静香面前!
这时,小夫突然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不是吧大雄,你居然要出尔反尔啊,真不是个男子汉!”
这句话一出来,瞬间得到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赞同,静香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大雄的心头顿时一紧,该死的小夫,居然故意用激将法,让他不得不答应下来这场该死的比赛!
偏偏他还真不敢拒绝,不然他好不容易才在静香面前经营起来的形象绝对全毁了!
“哼,一场比赛而已,谁怕谁啊!”大雄站到画好的起跑线上:“来,请静香和出木衫做裁判吧!”
十多秒后,大雄无力的躺在终点线前,而小夫一脸得意的站在他身边:“哈哈,我说的没错吧!大雄你平时好吃懒做缺乏锻炼,所以跑步才跑的这么慢ꓹ 要慢慢改正你的习惯哦!”
“切,我知道了ꓹ 不用你多说!”大雄拼尽全力站起身,不甘心的看着小夫,这家伙就知道欺负他!
小夫很清楚他的身体素质比不上自己ꓹ 所以故意用这种方式让他在静香面前难堪,同时刷自己的好感!
就在他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的时候ꓹ 一股致命的熟悉感再度涌来,他的脑海中多出了零零星星的记忆碎片ꓹ 似乎自己确实在哪里看到过。
不过不同的是ꓹ 比赛的胜利者是他,而躺在一旁无法动弹的人是另一个孩子。
还没想起了这个孩子是谁的时候,大雄的脑袋一疼,画面再度切换,来到了另一条街道上。
只不过这次他不再是一个参与者,而是旁观者,看着下方几个孩子的所作所为。
保鏢故事:霸道總裁愛惹事
胖虎和冶源大治正围着小夫ꓹ 一只手揪起他的衣领:“小夫,我们今天棒球比赛差了一个人ꓹ 你来参加吧!”
“不行啊胖虎ꓹ 我今天真的有事!”小夫被逼到墙角ꓹ 两人的阴影逐渐笼罩他的身体。
重生之美麗新人 紅豆生南
与此同时ꓹ 作为旁观者的大雄突然听到了小夫的声音:“不行,我得先找一个替死鬼!”
“这两人在一支队伍里ꓹ 最后赢了比赛还好说ꓹ 要是输了肯定要被他们混合双打ꓹ 绝对会出人命的!替死鬼,合适的替死鬼ꓹ 对了,干脆就让大雄那个家伙来替我挡下这一劫吧!”
想到大雄这个最合适不过的替死鬼后,小夫顿时没那么慌了,反正大雄那么差劲,替他挨一顿打也没什么。
在旁边看戏的大雄怎么也没想到,吃瓜突然吃到了自己的头上,他才不要去打棒球呢!
而且小夫说得话也太过分了,什么叫自己那么差劲,替他挨一顿打也没什么?
愤怒、不甘等情绪涌上心头,大雄只觉得气血上脑,想要过去把小夫打一顿以泻心头之愤。
来不及多想,大雄挥着拳头一步迈出:“小夫,你敢看不起我,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啪嗒!”愤怒的拳头被小夫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接下,而小夫等三人一同看向了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大雄被这个奇特的笑容看得头皮发麻,这三个家伙怎么看也不像人,尤其是小夫!
ABC謀殺案
就在这时,大雄拳头与小夫手掌解除的地方突然出现一道裂纹,世界像镜子一样缓缓裂开。
无论是他讨厌的胖虎小夫,还是之前做裁判的静香和冶源大治,都在这无数纷飞的碎片中一一显现,而后化为泡影。
變身英雄聯盟解說
虚假的世界消失了,大雄被压制的记忆回归,之前那三个场景的事他都想起来了。
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只不过他是施害者,而受害人变成了多目。
当视角转化之后,他忘了这种因为弱小而带来的不甘与愤怒,给别人带来了更大得伤害!
“怎么样,想起来了没有?”大治握着他的拳头:“现在你还觉得你做的事都是理所当然?”
听到他的声音,大雄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两人身份对调之后他才明白自己做过的事对别人竟是如此深刻的伤害。
见他有悔过的想法,冶源大治看了看外面已经变色的天空:“明白就好,不过似乎有点晚了。”
“刚才制造的幻境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算算时间,胖虎他们的比赛应该快要打完了。”
“放心吧,我做的事,我会一力承担。”大雄转身,毅然决然走出房间:“希望现在还没有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