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hkj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第四百五十八章 幾近絕境推薦-onsra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漆黑之中,苏礼在那种奇怪又熟悉的气氛压迫下仿佛感觉到了黑暗中的注视,令他有种难以难以抑制的惊悚感。
他在黑暗中张望,想要以法术照亮这里,却没想到试过了一切办法都没办法制造出光线来……似乎一切的光都会被这地方给吸收一样。
但是随后,他却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視妻如命
他调动了自己掌握的另一种力量,一直被他当做是外力的……神力。
他的神职特性中有‘光明’、‘黎明’这样的元素,所以他直接以神力在脚下地面种下了一片花囊散发着微光的多肉花……
微光的多肉花囊散发出的光是附带着神力的,也因此没有被全部消除。
都市全能至尊 彩虹之殤
以我紅塵,換你余生
昏暗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冰壁之中似乎有一个阴影般的存在,而微弱的光照射到那阴影之后,竟然立刻生出了两点如同瞳孔反光一般的微亮。
苏礼心头有些发毛了,这冰封在玄冰中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而似乎是受到了苏礼的神力刺激,这一片冰壁终于不再黑暗,而是也亮起了深蓝的微光。
苏礼的双眼总算能够穿透那片黑暗,看清深藏在冰壁之中的身影究竟是什么了……
萌寶征爹:王爺請排隊
有些意外,他看到的竟然是一个纤细的女人,身材娇小而纤细,就好像是东洲越国水乡中的病弱娇娘一般。
但是她的身上有许多冰晶般的装饰,看起来精美却又带着种冰冷的感触。
她五官十分完美,毫无瑕疵乃至超越凡俗的完美……她的双眼微微睁开,先前苏礼看到的瞳孔反光就是从这里来的。只是这双眼看起来并无神采,一副死掉了的样子。
当然,当苏礼目光往下移的时候,忽然就有了一种很是奔放的猜测……他大约明白为啥这位冬神要去偷袭人大椿了。
哪怕是各种数米厚的玄冰,好像都难以阻隔苏礼那很失礼的目光……这冰窟之中再次猛地震了一下,似乎是在告诫苏礼的眼神规矩一些。
至尊鴻途
所以苏礼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冬神的意识竟然并不在她自己的身躯中。那么问题来了,她的意识为什么要这么到处飘?
苏礼的目光继续下移,随后却是猛然间惊得背后冒汗……因为他在这冬神之躯的小腹处,看到了一块鲜红的仿佛还在跳动着的肉瘤!
二貨娘子
这个画面令他是如此地熟悉,以至于脑袋中第一时间就浮现起了当初他在天裂山中看到的那尊仿佛山峦般高大的域外邪魔……
他总算明白自己感到的熟悉的压抑是怎么回事了……那根本就是那自称为‘深渊之子’的纯肉体生命的意志压迫!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已竟然会在这北海深处的极冰浮岛底部再次看到这种东西,而且看这情况,还是寄生在冬神玄冥身上的‘深渊之子’!
就在他吓了一大跳的时候,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那肉块竟然猛地被激活,然后仿佛滚烫了一般,一下子就将那玄冥的身躯给灼烧殆尽!
“这是怎么了……”他有些慌。
这时他身旁的冰壁却是忽然浮现一个较小的身影,她面色冰冷却目光毫无感情波澜,仿佛在看一只蝼蚁般地说道:“本君在此镇压此镇守两万三千年,如今因你触动一朝得脱,却是怪罪不到本君头上了。”
玄冥上神直接和他对话了,但是这话的信息量有些大……
仔细捋捋,好像是这位冬神在两万多年前因为做了某些事情意外地将这种‘深渊之子’带入了此方世界。
这个深渊之子十分强大,哪怕是玄冥上神也无法将之摧毁。
于是或是被动或是主动的,她施展神术制造了极冰浮岛,并且以地磁与极冰之力将这‘深渊之子’与她的身体一同封印在此。
她不得不这么做ꓹ 若是将‘深渊之子’放到外界,那么绝对会造成整个世界的生命凋零。而她也将承受难以想象的恐怖业力ꓹ 这会是一方上神也不想去承受的。
上面那些传承或许是她的脱壳之法,显然她已经在这里被羁绊了太长的时间。
但是苏礼的闯入破坏了她的一切计划,可却也带来了另一种选择……
如果说是苏礼破坏了这里的封印将这‘深渊之子’释放出去的呢?
那她冬神玄冥至少就不用承担业力的大头了ꓹ 她就可以脱困了!
至于这世界会如何?她的基本盘极北之地就那么点苦哈哈,丢了就丢了吧ꓹ 不伤心……
苏礼想得没这么细致,但大致上也算是明白自己这是被甩锅了吧。
开玩笑ꓹ 他怎么可以让这冬神得逞?
于是他果断施展封灵印法ꓹ 还有小封印术加持,就是要将这块肉瘤的封印给加固强化不让它出来。
作为苏礼最强的封印术,这点事情还是做得了的。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种肉块虽然看似邪门,但要想有足够的力量就必须有足够的体量,要想维持活力又必须摄入、消耗足够的能量。所以只需要封印,它很快就会维持不下去。
而它之所以难搞,恐怕还是那种精神层面的侵蚀力……苏礼还记得当初的玄素那是一丁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那深渊之子给侵占了肉身。
但这对苏礼没用啊ꓹ 他的灵魂被小封印术重重保护。为了安全起见,他更是将自己全身都以小封印术保护起来……他可不怕这玩意儿。
只是没想到ꓹ 正当他信心满满地准备施展绝活的时候ꓹ 却是猛然间一道寒冰神力覆盖了他的身体ꓹ 将他的一切举动都给静止了下来……
旁边冰壁的倒影中ꓹ 冬神玄冥那娇小却冰冷的面容依旧毫无波澜,但是苏礼看在眼中却反复听到了一个恶趣味的声音:真遗憾。
苏礼看着那好像是在阻挡‘深渊之子’破封而出的神力一触即溃ꓹ 然后感受着自己身上那压制他施法的冰封之力……他难得地胸口发闷想要吐血……这冬神玄冥看着冷冰冰的ꓹ 性格也太恶劣了吧。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块肉团在厚厚地冰层之中腐蚀出一条通道来ꓹ 直向他所在的地方!
不过那玄冥为了减少业力侵染,她还是在‘深渊之子’破开冰层前的一刹那解开了对苏礼的冰封。
但是这个时候再做什么反应已经来不及了ꓹ 苏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团肉瘤直接从冰层中炮弹一般地弹出,然后一下子撞击在他的腹部。
他此时唯一的欣慰就是还穿着冰原猎兽者……只是令他难以接受的是,那肉块竟然是一下子就在冰原猎兽者的腹部装甲处腐蚀出了一个洞口,然后猛地贴到了他的身上……
在这一刹那,他便感觉到了刻骨的疼痛,以及强烈的异物入体感。
他感觉自己仿佛正在被一头鬣狗不断地吞噬内脏,腹部充满了被啃噬、撕裂的痛苦。
苏礼知道他已经被逼到了必须要拼命的时候了……
他干脆解开了自己身上的铠甲,随后左手一扯将身上的褡裢给远远地甩飞,同时厉声喊道:“不要过来!”
说话间还是施展狱崖神符,以魂锁、狱崖将那褡裢中的小东西给全部镇压、锁住。
这并非是封印,而是保护它!
肉肠是无法抵挡这‘深渊之子’意识侵蚀的,所以苏礼以狱崖来将它的身心都与外界彻底隔离开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苏礼已经感觉到自己快呀压制不住那‘深渊之子’在他体内的侵蚀了。
大周行醫記事 煙秾
此时他全靠重钧意还有小封印术才能够镇住这‘深渊之子’的肆虐,但是这深渊之子明显比先前他遇到的那个要强得多,哪怕是他全力以赴也难以抵挡。
所以他要孤注一掷了!
他的双眼一凝,随后猛然间掏出了那柄手术刀……
切人的事情他做得多了,但是这次他要切的是自己!
他知道自己的刀恐怕没办法对那深渊之子的肉块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他却可以伤害自己!
于是他的目光犀利如刀,而手中的刀子却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下一刻,便是开膛破肚!
连续的挥刀,他用短短的半秒时间就将所有与那肉块接触的身体组织都给切除了出来,这一瞬间的刀法无比惊艳。
在这刹那之后,他的脏腑内就少了近半的器官,感觉空空荡荡的有些难受。
他只能以真元贯穿脏腑,温养这些缺损的脏器并且勉强将伤口再封住……而那肉块,则是连带着他的一大片身体组织被一起抛在了地上。
这肉块没有马上再扑上来,因为它正美滋滋地享受这些被拖出来得苏礼脏器……它大概觉得苏礼就是案板上的肉吧。
但是这样一来也给了苏礼应变的时机。
他毫不犹豫地唤出镇岳印,向那肉块镇压下去……
肉块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它死命挣扎了一下,但却没有挣得动……可是它继续挣扎,镇岳印的镇压很快就露出了不稳的迹象。
镇岳印终究也只是这凡间的功德之宝,或许如今能够镇压真仙了,但是对于明显超出了真仙范畴的‘深渊之子’却有些没有办法了。
那哪怕只是如此,在那面无表情冷眼旁观的玄冥也是意外极了……她忽然发现,如果自己最初选择与这凡间修士合作的话,或许真的有可能彻底镇杀这邪魔?
但是到了现在,再想这些也已经毫无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