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挺,大病拖 農民工的健康保障如何破題?

小病挺,大病拖 農民工的健康保障如何破題?

“小病挺,大病拖” 農民工的健康保障如何破題?

閱讀提示

“小病挺,大病拖”,健康意識淡薄是不少農民工存在的問題。專家建議,除強化農民工自我安全保護和法律維權意識之外,應由政府或其他組織介入,就職業傷害保障等問題設立相應羣體的底線保障機制。

“不用體檢,我沒毛病。”前不久,長春小夥李爽(化名)想給進城務工十幾年的老父親買個體檢套餐,左勸右勸還是被老人拒絕。父親在一個建築工地打零工,多年來換過很多工作,但從未體檢過。

根據某建築公司去年爲217位農民工體檢的數據顯示,高血壓患者約60人,約佔總體檢人數的27%,有人血壓甚至達到220/140mmHg;高血糖患者約20人,約佔總體檢人數的10%,有人空腹血糖超過15mmol/L;異常心電圖12人;腹部超聲異常1人。

“小病挺,大病拖”,健康意識淡薄是不少農民工存在的問題。2019年,我國農民工總量達到2.9億人,這個羣體流動性大,收入較低,健康狀況不容樂觀。如何探索出一條能更好保障農民工羣體健康權益的可操作性強,並且可複製推廣的途徑已迫在眉睫。

中國信保前10月累計承保5648億美元

健康狀況成不定時“炸彈”

長春作爲省會城市,每年約有上百萬農民工進城務工,其中3月至10月的建築工地約有30多萬人,高峯時達50萬人。

“從近兩年有醫院爲農民工免費體檢的數據看,農民工羣體健康狀況不樂觀。”長春金輝建築公司總經理譚正榮,也是農民工出身,他向記者如此說道。


內蒙古“一湖兩海”治理取得成效

譚正榮瞭解到的情況是,現實中,很多農民工即便查出慢性病也得不到有效治療。這有多方面的原因:有人認爲“小病”不用治,有人工作忙,大醫院就醫資源緊張,還有人怕花錢。

“一些農民工認爲的‘小病’可能會釀成嚴重後果。”譚正榮舉例,某公司在3年內曾發生3起農民工因高血壓發生作業事故而導致死亡事件。

此外,近年來,羣發性職業病危害事件也時有發生。在一些地方,農民工家庭因病致貧、返貧問題十分突出,農民工健康問題已經成爲影響社會穩定與和諧的公共衛生和嚴重社會問題。

北京大中小學體測將至,其中36所體測將被抽查複覈

“工地流動醫療服務站”的嘗試

金輝建築公司是長春當地關愛農民工的“金牌企業”。近日,繼在工地開設“流動醫務室”後,該公司又專門爲農民工開辦了保利春天裏西醫內科診所。

“去年初,公司成立‘流動醫務室’,定時、定點到各項目工地義診。”金輝建築公司黨工部負責人李文卓說,截至目前,“流動醫務室”已舉辦義診60餘場次,服務農民工約2000人。

來自長春德惠市的鋼筋工人楊春亮就是流動醫務室的受益者之一。“醫生直接進工地,我們不用出門、不用花錢就能檢查身體,發現毛病後,醫生不僅指導用藥,還爲我建立了健康檔案。”楊春亮說。

曾喜提”降價”熱搜的朱村 現在還能不能買?

11月3日,“流動醫務室”的升級版——保利春天裏西醫內科診所正式開業。診所除了爲本單位農民工提供體檢和診療服務外,還會以優惠價格面向環衛、家政等更多行業的農民工以及周邊羣衆提供半公益性質的服務。

此外,疫情常態化背景下,診所還會承擔起指導企業提高防疫工作專業化水平的任務,併爲參加義診的務工人員建立健康檔案,爲患有疾病的農民工提供醫療指導、就醫指南和監督用藥等跟蹤服務。

作爲長春市人大代表,譚正榮曾在該市兩會上提出過“以政策扶持、支持建工企業助建‘工地流動醫療站’”和“爲進城農民工義診(常見病)並建立制度化保障體系”兩項議案。

在前一項議案中,他提出希望允許擁有國家特級、一級、二級建築資質的企業建立“工地流動醫療站”,對工地農民工進行日常疾病的防治,同時與所在地區的大醫院建立綠色通道,解決急危重症農民工的轉診服務問題。他還建議將農民工健康保障納入農民工進城入職共享“數據檔案”,特別是要建立崗位用工警示檔案,發現傳染病立即隔離治療,發現心跳過快高血壓等疾病,也應儘快到醫院複查治病。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因感染新冠病毒住院隔離

“如今,建設企業自有的醫療站更顯得尤爲重要,做好員工、農民工保健工作對疫情防控意義重大,也有利於從局部入手,進一步降低企業因疫情可能帶來的風險。”譚正榮說。

制度上破題才能更有效“治癒”


“脫歐”後談判本週料無進展

實踐中,針對農民工健康權益維護問題,各地各部門都曾做過不少有益的嘗試。不過,受經費和人員限制,農民工接受“免費體檢”的受惠面仍然較窄。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後流動站在研人員、遼寧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湯閎淼告訴記者,醫療保險作爲農民工維持自身健康的“最後防線”,保障水平不足以維持其治療等需求。她建議,除強化農民工自我安全保護和法律維權意識之外,應由政府或其他組織介入,就職業傷害保障等問題設立相應羣體的底線保障機制。

“伴隨着新就業形態的不斷興起,國務院先後發佈《關於促進平臺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關於支持多渠道靈活就業的意見》,明確提出‘分類量身定製適當的監管模式,避免用老辦法管理新業態’,無論在勞動就業層面抑或社會保障層面,均爲農民工健康權益保障帶來全新契機。”湯閎淼說,探尋適應新業態模式發展下的特殊工時、行業職業防護以及薪酬標準等涉及勞動基準的政策已是大勢所趨。

湯閎淼介紹,《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抓好“三農”領域重點工作確保如期實現全面小康的意見》已提出設立“開展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的表述,用以解決原有基於勞動關係界定不明而導致的新就業形態從業人員的保障制度缺位問題。由政府主導的職業傷害保險,將不與勞動關係掛鉤,而參照工傷保險以支定收的原則,實行獨立覈算,重新進行頂層設計。

富力地產”錢緊” 12.375%高息發票據 “老闆娘”下場兜底

湯閎淼認爲,這意味着,職業傷害保險的去勞動化使農民工納入到工傷保障範疇成爲可能。未來應當就農民工所處行業特點、工作方式、職業風險特徵,合理確定諸如工傷保險費繳費基數、待遇水平,使因職業病或職業中受傷的農民工獲得應有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