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學中文 玩出新花樣

線上學中文 玩出新花樣

爲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不少中文教育機構推出了線上中文課程,這其中既有傳統教學平臺由線下至線上的轉變,也有科技賦能的學中文應用軟件的推出。在此背景下,線上學中文已成爲不少母語非中文學習者的必選項。

線下學習轉至線上學習

相比線下,線上學習中文方式更加靈活,選擇更多。有的學習者會選擇購買線上課程系統地學習中文,比如選擇“錦靈中文(jinglelingo)”,看上的正是其面向全球提供的“系統化中文”及“中國傳統文化”線上課程;也有學習者使用移動應用軟件,結合自己的興趣,選擇適合自己的教學模式提升中文水平,比如選擇“漫中文”,看中的是這款原創漫畫App的趣味性——用戶可以看漫畫、聽發音、看釋義,也可以收藏標準普通話版的讀音複習,還可以給漫畫配音並分享。

無論學習者如何選擇,疫情期間,線上學中文已變得常態化。

華爲: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好的5G網絡

正在南開大學學習漢語國際教育專業的哈薩克斯坦留學生白雪正是線下教學轉至線上教學的親歷者。“學校的線上中文教學已開展了半年多,我也漸漸地瞭解了什麼是線上教學。”白雪坦言,“剛開始上網課時大家都懵懵懂懂,現在已經可以熟練地運用學堂雲、雨課堂、騰訊會議等線上教學平臺,在雲端和老師及同學相聚,體驗新的授課方式,分享交流學習心得。”

白雪觀察到,在疫情暴發前,線上中文教育已有一定市場規模,在疫情的催化下,在線中文教學成爲國際中文教育的“主教室”。

中文學習軟件多樣化

來自巴基斯坦的丹尼爾就讀於山西大學,學的是食品科學與技術專業,學習中文已有1年。疫情暴發後,他的學習方式也轉爲線上。“Pleco”App是丹尼爾和喜歡學中文的朋友們常使用的學中文軟件,該軟件的優點是可以幫助學習者提高中文詞彙量。

中華人民共和國退役軍人保障法

據丹尼爾介紹,“Pleco”內置兩款實用的免費詞典,且擁有簡單快捷的搜索功能——只需輸入要查找的詞,即會出現一個按頻率排序的綜合結果列表。值得一提的是,該軟件包含中文單詞和拼音例句,並提供即時的中文轉英文功能。同時還支持手寫和語音輸入,讀取文件直接翻譯等。

白雪注意到,身邊很多朋友都通過在線學中文。“他們喜歡用 TrainChinese、Pleco、HSK Online等軟件。在線學中文不僅是新的學習方式,更是多樣化的學習渠道。在線中文教育是線上教育的組成部分,對使用者來說,可以將不同的學習資源進行比較,也可以將線下教學的內容進行延展,深入理解並消化所學的知識。希望以後供大家選擇的線上中文軟件越來越多。”白雪如是說。

年內至少8家券商新增客戶約百萬 後續空間還有多大?

來自土庫曼斯坦的楊帆來中國已經5年,目前在山西大學攻讀“民族傳統體育”專業的碩士學位。對他來說,學習中文的難點在於拼音和筆畫,相關線上中文學習軟件正好可以起到很好的輔助作用。“除了多聽、多說、多寫,我和朋友們經常藉助‘Pleco’‘百度漢語’等線上學中文工具。”楊帆說。

線上線下相輔相成

對母語非中文的學習者來說,線上中文學習在未來會佔多少比重?對學習方式會有怎樣的深遠影響?

白雪認爲,線上和線下教學各有千秋。“在信息化時代,線上教育的優點很明顯。首先可以突破時間、地點的限制,學習者可以足不出戶在家學習;其次,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實現個性化的學習;最後,網課的教學資源豐富,媒體多樣。但線下教學師生之間的面對面真實互動,是在線教育實現不了的。在未來,二者不應相互取代,而應該相輔相成。”白雪說。

對丹尼爾來說,適應線上教學還需要一個過程。“學習一門新語言需要足夠的耐心,但對我來說,上網課時很難集中注意力。”

楊帆則對線上教學的錄播課程比較肯定,因爲“可以反覆觀看”。

關注留學安全:“轉賬”“兼職”有風險

雖然學習者感受各異,但在線中文教學會成爲未來國際中文教育的一部分,是大家的共識。

相關專家表示,大規模的線上學習及教學實踐爲今後國際中文教育網絡化、信息化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也催生了新的中文教學模式、教學形態。

突破16000美元!比特幣暴漲349% 成今年表現最好的資產

吳鵬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