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lg9熱門都市小说 迷蹤諜影討論-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偷樑換柱展示-b26yg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上午10点。
日本陆军医院又进了几个伤员。
全都是从公共租界那里运来的。
医院里伤员简直是要人满为患了。
两个戴着口罩的医生,一边走一边聊着天。
“你知道吗,听说寺本大佐也到医院了。”
“哦?”
“他在前线负伤,前几天送来的,第六师团这次伤亡很大啊。”
内野和大平听的很清楚。
前线的战斗激烈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连一个大佐都受伤了?
两个医生已经离开了。
朝边上看了看,孟绍原一把摘下了口罩:
“快,时间紧迫。”
“明白。”
赵云此时是真心的佩服孟区长。
勤杂工、少佐、医生,他是怎么在这三个角色中来回切换的?
而且,他明知道内野和大平认得他这个“野比少佐”,依旧要假扮医生,转换口音,把一个大佐来陆军医院的消息,传递给内野和大平。
就这份平稳镇定自若的样子,自己要学的地方还多着呢。
……
所有的行动,必须在今天完成。
你丫上癮了?
更加准确的,是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全部办妥。
把走廊仔细的拖了一遍,孟绍原回到了自己的杂物间。
11点了。
叶蓉那边,该行动了吧?
还有冢本建志。
他准备好了吗?
他是整个行动中的关键人物!
獨寵鬼顏太子妃
……
11点45。
田中军吉的病号饭吃好了,正在那里休息。
一个护士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她微笑着对内野说道:
“野比少佐让我送来的。”
“啊,他今天不来吗?”
“来的,他正陪着大佐阁下在一起。”
仙秦誌異
“是寺本大佐?”
“真是抱歉,我不知道。”
大平笑着帮护士打开了病房的门,陪她一起走了进去。
护士把昨天的花取出来,换上了手里的花,然后问了声:
“阁下,今天要舒服一些了吗?”
“还可以。”田中军吉一扭头,他清晰的看到了一个动作:
护士摘下了一瓣花瓣,用大拇指和食指搓揉着。
田中军吉的眼神顿时变得迷茫起来。
“对了。”护士忽然说道:“大佐阁下一会要来看您呢。”
大佐阁下?
田中军吉的眼神更加迷离。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响起:
“大佐阁下很快也会来看你的。”
啊,对,大佐阁下。
那是野比少佐告诉自己的!
……
12点05分。
“开始!”
又换上了少佐军服的孟绍原低声说道。
赵云立刻上了轮椅。
叶蓉帮他盖上了毯子,把准备好的纱布做成的模子,套在了赵云的脑袋上,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乍一看,赵云受了很重的伤。
孟绍原最后问了一句:“让你做的动作,都做了吗?”
“是的,都按照你吩咐做了。”
“我们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掉包,也许更短。”
“是!”
叶蓉真的不明白,长官为什么要让自己送进去一束鲜花。
而且再三交代,一定要让田中军吉看到自己捏碎花瓣的动作!还一定要说出“大佐阁下一会要来看您呢”这句话。
叶蓉不会知道,捏碎花瓣动作和这句话,都是在向田中军吉传递早就约定好的“暗号”,目标对象在接受到这个暗号后ꓹ 正式进入被催眠状态!
……
12点08分。
“嘿,野比少佐ꓹ 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一看到野比少佐出现,内野和大平笑着说道。
刚才走的那个护士,推着一辆轮椅ꓹ 轮椅上坐着一个伤员。
“敬礼!”
今天的“野比少佐”,却格外的严厉:“这是寺本大佐!”
内野和大平被吓了一跳。
轮椅上的这个重伤员ꓹ 居然就是寺本大佐?
两个人赶紧一个立正!
寺本大佐嘴里嘟囔了几句,孟绍原凑近:“哈依。”
随即说道:“开门ꓹ 大佐阁下要见他的部下ꓹ 田中君!”
“是!”
野本立刻打开了病房的门。
一进去,关上了门,孟绍原随即说道:“田中君,大佐阁下来看你了。”
“大佐阁下……”
田中军吉喃喃说着。
孟绍原走上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啊,好的。”田中军吉说话的声音有些麻木:“内野,请你出去一下ꓹ 我和大佐阁下有话要说。”
“是的,阁下ꓹ 我就在外面等着。”
内野走了出去ꓹ 关上了门。
“寺本大佐”赵云从轮椅上站起ꓹ 脱下了“头套”。
孟绍原一脸眼色ꓹ 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道:“田中君,大日本帝国需要你ꓹ 坐到轮椅上去ꓹ 不许说话ꓹ 这是大佐阁下的命令!”
網遊之軒轅一劍
“哈依!”
在叶蓉的帮助下,田中军吉从病床上起身ꓹ 有些艰难的坐到了轮椅上。
那个“头套”被套到了他的脑袋上,叶蓉又把毯子给他盖好。
此时的赵云,已经到了病床上。
“三十分钟后,你开始撤离。”
孟绍原看了自己的部下一眼。
赵云笑了一下,侧过了身子。
“嘿,内野。”
“来了。”
内野又急忙推门走了进来。
諸天之帶頭大哥 真皮李糕熟
“少佐……”
天幕神捕 東城令
内野刚开口,孟绍原忽然对他打了一个响指。
内野身子一动,眼神也变得和田中军吉一样麻木起来。
“你一会,要按照我的吩咐这么做……”孟绍原在他的耳朵边说了几句。
原諒我對你暗度著迷 暗夜公爵
“哈依!”
孟绍原微笑着,然后抬高了自己的声音:“田中君,看看你的身子真差啊,你休息吧,田中君,我明天再来看你,田中君!”
他接连说了三次“田中君”,让在病房外的大平听得清清楚楚。
大平朝病房里看去,“田中军吉”侧身躺在床上。他脑海里的潜意识告诉他,那个人就是田中军吉。
没有等他来得及多看,孟绍原和叶蓉,已经推着“大佐阁下”出来了。
而内野正好挡在了“大佐阁下”的身边。
“推大佐阁下去休息吧。”孟绍原站到了大平的面前:“哎,支那人的抵抗非常凶猛,第六师团伤亡惨重,我真的不知道,国内收到阵亡消息的家人们……”
一句话,让大平也变得伤感起来了:“相比之下,我们还是幸运的。少佐阁下,你们奋战在前线的勇士,辛苦了。”
“后方,就拜托你们了。”
“请放心吧。”
“我明天再来。”孟绍原叹息着:“真希望我的伤能够早点好,好重新回到我熟悉的战场上去啊。”
这个时候,叶蓉推着“大佐阁下”已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