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0yx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皇兄萬歲-114.孤獨的求道者(二合一)鑒賞-qc5kd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片刻后。
苏妈妈面色惊慌,穿着睡衣的小苏也骇地不停抖着,两人看着子弹…根本无法想象。
妙妙没把事情再和两人说,不知情总比知情好。
苏妈妈道:“我们报警吧…”
妙妙颓然道:“报警没用的…”
“为什么没用?”苏妈妈眉头一横,“吕医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夏极直接道:“妈,别说了,这件事和妙妙没关系……只是,儿子想要去旅游。”
“不行,你才恢复身体,你哪儿都不可以去。”
“妈…”夏极走到苏临玉面前,他身形已经较之醒来时高大了很多,也强壮了很多,更有着一股压迫感,他温和道,“妈,你相信我,我只是去旅游,何况还可以视频,我隔三差五会向你们报平安的。”
小苏在边上问:“到底怎么回事啊,哥!”
夏极揉了揉她的头发,“相信我就好了。”
气氛无比凝重。
夏极忽道:“今天吃什么,肚子好饿,妈,快做饭吧~~”
他把苏临玉推去了厨房,又把小苏送入了卧室,这才看向吕妙妙说:“能联系上他们吗?”
超級師傅
吕妙妙点点头。
“接通电话。”
“夏极,你…”吕妙妙想说些什么,但看到面前少年古井无波、温和如常的眼眸,垂下头道,“我只知道他是中将。”
曾經是兵
听到“中将”两字,夏极的神色还是半点儿都没变,而是道,“拨过去。”
吕妙妙犹豫了很久,但看着夏极的目光,还是用颤抖地手指缓缓调出了一个有着保密隐藏的电话号码,然后按了下去。
电铃声响起…
富二代修仙日常
似乎是森林里猛禽的吼叫。
暖妻真愛 子彤
吼叫只响了三声ꓹ 电话便是接通了。
夏极拿过手机,对面的人没有任何声音。
夏极直接道:“是我。”
对面依然没有声音。
夏极道:“我有一个合理提议ꓹ 但你如果不答应,我就会自杀,然后你们所有的研究成果都不要想要了。”
对面终于做出了回应ꓹ 声音充满了侵略性,嘶哑地说了声:“继续。”
夏极道:“我会进行一次跨时很长的环球旅游ꓹ 欢迎你们进行任何实验,但如果你们动了我家人或是吕医生ꓹ 那么我就不会再配合。”
“…”
“不要怀疑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会惧怕死亡。”
“好。”
“七天之后ꓹ 我会订一张去往沙之国的飞机票,目的地是大金字塔,我会一直持有这个手机,你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过来,记得帮我充钱还有开通国际长途。
对了,再附赠我一块能够维持手机电量的太阳能充电电池和数据线。
还有,我没钱旅游ꓹ 给我安排一张银行卡,之后你就可以通过银行卡来掌控我购买了东西ꓹ 对你方便ꓹ 对我也方便ꓹ 好么?”
“好。”
两人简短的对话结束了。
电话挂断。
妙妙看着夏极ꓹ 不知该说什么好。
想了半天,她觑眼道:“先把手机给我ꓹ 我删点东西。”
夏极笑了笑却不递回手机。
妙妙伸手来抢。
夏极道:“让我多了解点你不好吗?”
妙妙“啊啊啊”地高喊着ꓹ 似乎比起“恐怖的中将”ꓹ “手机里的信息被人看到”更加可怕。
两人很快搅打成了一团,这让原本僵硬的气氛得到了一种缓和ꓹ 这冰冷的屋子也多了些欢快。
最后,当苏妈妈端着餐盘出来时,刚好看到妙妙骑跨在夏极身上,腰肢扭动,而双手如猫爪子似地正抢着手机,不禁愣住了,但紧接着就闪人让开了。
兇案追擊
而夏极则是没有再搞闹,直接把手机递了回去,任由妙妙开始删除一些小女儿家的秘密。
妙妙删完了,把手机丢给他,然后凑到他耳边道:“今晚…我想和你睡。”
说完,也不等任何人回应,就直接红着脸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往远处溜走了。

黑夜降临。
黑暗的区域里,有人在通话。
“事情就是我和你说的那样,录音你刚刚也听到了,他要去沙之国。”
“能这么配合那最好,这计划也是全世界的计划,让他去…只要他还在这世界上,去到哪儿都可以。能去一些人少的地方,也可以避免引起无辜伤亡。
记住,他是一只野兽,现在也许还有着人类的良知,但很快,他就会疯狂,研究他。”
“呵…”
“你笑什么?”
“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虚伪了吧?”
那嘶哑地声音带着无比的嘲讽,继续道,“我们在乎伤亡吗?不!
我们渴求和平吗?不!
我们是为了人类吗?不!
如果全人类都变成这样,那谁是神灵?”
“疯子。”
对面简单回应了一句,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会安排好狙击手,先做简单的测试,然后…一步一步记录他的数据…”
嘟嘟嘟~~~
对面显然已经挂断了。
黑暗的高处,十指交叉的白发老者忽地唇角一咧,露出了森然的笑容,而这一瞬间,他身上再没有半点儿衰老的模样,反倒是透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飞机的呼啸声,从远而来,又往远而去。
一个背着黑色画筒的男子正在排队登机,他在出示了证件后,竟然没有需要安检而直接进入了候机室。
他挑了一个角落位置,独自坐着。
沙之国并不算什么旅游圣地,也不是什么繁华都市,所以并没有直达的飞机,而需要中途转两次机。
这男子自然是夏极。
他微微闭目…
这几天的回忆自然而然地闪过。
七天时间已经过去了…
期间,夏极趁着周末,去往了天景世家八栋三零四室,这个他印象之中自己原本的家。
他去的过程很顺利。
他到达时,这一家人正准备出门。
男人是他印象里的父亲,女人是他印象里的母亲,两人年龄都不小了,大概五十多岁。
而看到夏极时,那女人愣了下,然后竟直接道:“你是…当年救了小园的那个少年?”
这回轮到夏极愣住了。
紧接着,那男人也认出了夏极,很是开心地拉着他交谈。
而夏极这才弄明白,当初他似乎曾经在少年时候救了一个不小心落水的女孩,然后那女孩的家人非常感谢他,经常邀请他去家里做客,这可能给了他极大的印象,所以在“植物人期间把这家人当做自己穿越前的家”也变得合理化了。
夏极看到这一对老夫妻身体健康,气质犹佳,便是和两人随意聊了几句。
之后,那女人一定要留他吃午饭。
夏极不知怎么,便是留了下来。
女人做了加辣椒的土豆炖牛肉,又做了烧的非常到位的红烧肉,还做了软糯下饭的豆瓣烧茄子,最后再加一份番茄蛋汤。
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
这种菜除了味道的细微不同,不会再有多大差别了。
然而,夏极不知怎么…吃着吃着,泪水竟然忍不住地流了下来,看得老夫妻一阵儿发呆,不知道怎么了。
夏极泪流满面,却吃了一碗又一碗,直到把所有的菜横扫一空,这才舒了口气,然后道:“太好吃了。”
老夫妻俩虽然觉得古怪,但也才舒了口气。
而这一刻,夏极心底已经明白了许多事。
无论世事如何改变,自己却不会变。
无论欺骗如何到来,这颗心终究清醒着。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笼罩世人,而他却已不是世人。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本自己编纂的小册子,吩咐这一对老夫妻“以后傍晚跳广场舞的时候,按照着上面打一套姿势,配合呼吸,就可以延年益寿”。
做完这一切,他便是与老夫妻俩告别,
只是走下楼梯后又绕了回来,对着已经关闭的三零四室的大门,忽然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他就离开了天景世家,背着冰冷的刀,独自走向了机场。
呼~~~~
嘭。
去往沙之国的飞机抵达了。
絕色天醫棄妃
远处广播传来,开始检票登机了。
夏极的思绪也跟着回来了,他神色平静。
一个人,一把刀,踏上了去往异国,亦或是地狱的旅途。


“S级危险人物,实验编号007已经登机,飞机正常起飞。”
匆匆那年
“编号007随身物品只有一把刀,还有一个装着日常物品的包。”
“飞机预计当天凌晨0430时抵达沙之国首都。”
残月生物科技的最上的二十个楼层直接变成了“指挥所”。
坐镇指挥所的正是那位白发老者,他此时正翘着腿,坐在中央的大椅上,左手桌子放着的手机可以随时与那位进行联系。
而吕妙妙也成了这座“指挥所”的常驻民,她已经被限定了自由,而在这座海市最高的楼层里拥有了一间私人房间,当然对外只是说她进行的工作需要极大的保密。
此时…
秦靈鬼夫 無霜雪
吕妙妙面色苍白地听着这一声声报告声,她完全能够明白这些人对于夏极的重视。
“三名狙击手已提前入场,在机场制高点开始等待,从飞机落地后就开始进入攻击状态。”
汇报声再度响起。
吕妙妙愕然地看向那白发老者,“中将大人,这…这会引起国际纠纷吧?”
白发老者只是冷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不会。”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如同白昼惊雷在吕妙妙脑海里炸开了。
她直接往后坐倒在软椅上,甚至胳膊不小心碰翻了咖啡…
滚烫的咖啡泼了一地,而她却犹然未觉。
因为这一刻,她的所有想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这是全世界都要他死么?
都在逼着他去做他原本不想做的事么?
为什么?
凭什么?

没有为什么…
夏极闭着眼,在几次转机之中,飞机上的乘客越来越少。
到最后一站时,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了。
而与夏极隔了一个座位的少女居然还在,她是来旅游的,此时心情已经彻底放松了,看人也感到倍儿亲切。
少女穿了一条雪白运动裤,勾勒出修长的腿,头发梳成了羊角的模样,显出几分俏皮。
她似乎是远离了熟悉的环境,也挣脱了各种枷锁,而神色放松地四处观察着,而与自己坐在一排那靠窗的男子就成了她的观察重点。
她只觉得这男子周身透出一股奇异的气场,显得很有吸引力。
于是,少女隔着座位,喊了声:“喂~~”
夏极睁开眼。
少女道:“你也是来沙之国旅游的吗?”
夏极随口道:“算是吧。”
少女看他神色温和,便是打开话匣子道:“现在很少有独自来这么远的地方旅游的人了。”
她是在进行一些试探,譬如预设的“独自”,譬如一些其他东西…
而随着两人聊天深入,她说不定可以邀请这气质不凡、相貌不错的男子一同旅游,也算是为这孤独之旅增添一份色彩,说不定还可以收获一份浪漫的爱情。
然而,她想错了。
夏极只是礼貌地回应了她几句,便是没有再多说,只是继续闭目养神。
这让少女很是无语,难道说自己的魅力值不够?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但这男人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好奇。
夏极没想去影响任何人…他很清楚,等飞机落地的那一刻开始,战争很可能就开始了。
而这战争还不只是眼前的敌人,更有藏在幕后的敌人,甚至…这一方天道安排的敌人。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未知,而他已经开始坚信如今自己进入的世界就是穿越前的世界,而自己之所以回来是被那一只渔翁得利的巨手给带回来的,只不过这世界的一切已经物是人非,真假难辨。
他在这里每多待一天时间,那边的宇宙就会过去一年。
无穷的压力,无穷的谜团,向他压来。
过去,他知道与自己对弈的是九位老祖。
后来他与黑潮对线,再与天道对线。
如今…
一切却都是谜。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敌人在哪儿。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要走下去。
夏极闭上眼,身体的束缚正在疯狂地解开。
他在这短短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已经恢复了不少,对比原本的层次,应该是达到了原宇宙得第十境,亦即法相境。
可法身就无法突破了,至于神通境、业力境、受箓境甚至之后的人仙、地仙、天仙等等就更不用想了。
他每一秒都在恢复法相境的实力。
他积累了一千万法。
再万法磨一象,如今磨成一千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