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4og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二百零五章 我還有機會嗎?相伴-m97xx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宁夏的寒魄银针正打在薛铃的额头上。
然后蹭掉了一点油皮。
没办法,用金刚不坏神功,就是这么自信。
然后薛铃的脑袋就正正砸了过去。
怎么说呢?
脑瓜子嗡嗡的。
頭頂青天
宁夏跌坐在沙滩上,侧头捂住脑袋,一时间是彻底失去了再战能力。
这就变成了一个你跺你也麻的时间了。
而薛铃则几乎浑然无事地来到了宁夏的面前,然后伸出了一只手。
看着眼前娇无力的女子,侧头笑了笑:“你看,我最终还是赢了不是吗?”
宁夏抿着嘴唇无奈地笑了笑:“你是真的很想赢啊。”
这样说着,宁夏伸手握住了薛铃的手。
……
……
殷夜静静看着黑无和宁夏跟在薛铃的身后回到了船上。
侧头:“她似乎做到了。”
“是啊,她做到了。”秦在一旁静静说道。
“你的蜂后正在不动声色地扩大自己的力量。”殷夜看着秦说道。
“这原本就是她的自由。”秦笑了笑。
依旧对此似乎漫不经心的样子。
無極神帝 半生瓜
“她所拥有的自由已经超过了当初蜂后殿下所拥有的自由,如果说这也是大人所谋划的一部分,那么我只能说自己看不懂了。”殷夜淡淡说道。
“这并不是我谋划的一部分。”秦看着窗外:“如果宁夏不想被我们找到的话,你说她做得到吗?”
殷夜想了想,然后开口道:“可以。”
“但是她被找到了,非但找到了,并且还跟着薛铃回来了,那么,我更愿意相信,这原本就是方别所希望看到的事情。”
“便是薛铃能够依靠我和她父亲的关系,在蜂巢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殷夜用手轻轻托住下嘴唇,然后开口道:“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处呢?”
“对于下棋的人来说,每一步闲棋都有自己的意义。”秦淡淡说道:“当方别还在棋盘上的时候,他只能作为一颗有力的棋子。”
“但是当他强行将自己放置在棋盘之外的时候,他才有可能真正下出来自己的棋路。”
“大人对他的评价,似乎要比我对他的评价还要高。”殷夜不由说道。
“因为他值得这么高的评价。”秦淡淡说道,然后他转头看向殷夜:“对了,那个人那边,有何动静?”
对于秦而言,薛铃这边永远都不过是小打小闹,真正所要关注的大头,永远是那位陛下。
如今他掀翻了那位陛下的棋盘,接下来,就要看那位陛下应该怎么回这一手。
“动静不大。”殷夜静静说道:“袁崇已经回了燕京,但是迟迟都没有再从燕京走出。”
“正如同大人所猜想的那样,袁崇不会来到江南,和大人来一招将军。”
左情右愛 芊名靜語
将军便是王要见王。
“好像是你所猜想的啊。”秦看着殷夜,笑着说道。
殷夜平静注视着秦的燕京:“我只是大人的左膀右臂罢了。”
所以我的猜想便是大人的决断。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一只雪白的信鸽向着大船飞来,最终停在了秦面前的窗台。
秦稍微有些意外。
殷夜上前抓住鸽子,一边喂食一边打开了鸽子脚上的铜管,然后皱了皱眉头。
“上面写的是什么?”秦开口问道。
“吕渊回来。”殷夜平静说道。
……
……
是的,来的人是吕渊。
哪怕说吕渊在洛城办了一个好差事ꓹ 然后风尘仆仆带着宁欢的人头去给圣人报喜。
但是这一次,圣人依然让吕渊再下江南。
狼王的小嬌妻 欣悅然
来解决这原本已经该解决的事情。
吕渊并没有穿锦衣卫的官袍ꓹ 而只是穿着一件寻常的黑色罩衫。
他站在甲板上,望着面前的秦。
没有说话。
而秦则笑了笑:“吕大人没有穿官服,是不是有些见外了?”
“谢恩就是死在这里的?”吕渊开口就反问道。
異世神力誅天滅地:戰神重生
秦沉默了一下ꓹ 点了点头:“是的。”
“他是陛下的人。”吕渊说道。
“是的。”秦继续点头。
“打狗还需要看主人呢。”吕渊继续说道:“更何况是杀人。”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秦点了点头,平静说道。
吕渊看着秦的脸。
“但是我并不打算承担。”
“我给过谢恩选择ꓹ 但是他没有珍惜。”
“是吗?”吕渊问道。
“是的。”秦点头。
两个人的交谈,总有这么一些乏味。
吕渊笑了笑ꓹ 回头看向滔滔长江。
“所以今天ꓹ 我是不是也要死在这里?”
秦没有点头:“这要看吕大人怎么选择。”
邪惡公子
“毕竟吕大人是个聪明人,我所见过的聪明人不是很多,但是吕大人绝对是其中一个。”
“我来的时候,圣人对我说了一些话。”吕渊没有回答秦的话,而是接近有些自顾自地说道:“他可以承认你现在对蜂巢的所有权。”
“同时,你也可以成为蜂巢的下一任蜂王。”
秦看着吕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说话的圣人。”
“那么,我倒要问问ꓹ 圣人可以给我一些什么东西?”
吕渊平静看着对方:“当然,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首先ꓹ 圣人要求ꓹ 你必须将蜂后殿下交出来。”
“不知吕大人说的是哪位蜂后殿下?”秦静静反问道。
“这个世界上原本就只有一位蜂后殿下。”吕渊望着秦:“你该不会认为ꓹ 随随便便的什么人ꓹ 都有资格称之为殿下吧。”
“那么很抱歉。”秦看着吕渊:“蜂后殿下被引蜂人何萍给劫走了。”
“我现在也在追查何萍的下落。”
“如果吕大人愿意的话,那么可以先帮着我们追查一段时间。”
“或者。”
秦抬手ꓹ 有人送出来一个红木得盒子ꓹ 放在了吕渊的面前。
“帮个忙ꓹ 带着汪直的头回去见圣人。”
“就告诉圣人说。”
“一切都可以谈,我其实很好说话的。”
吕渊看着面前的红木盒子ꓹ 没有动。
而是抬头看着秦:“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当初给谢恩的选择,就是这两个选择吧。”
秦点头:“不愧是吕大人,猜的真准。”
“您看?”
秦看着吕渊:“我还有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