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c46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個嫌疑人鑒賞-stskt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少在这里油腔滑调,扑街一个,我暗恋谁也不可能暗恋你。”
黎警司一脸嫌弃,想起同僚的警告,不想被气死,就少和周星星废话,当即切入主题:“照片上的人名叫王百万,是个有钱人,他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三天了,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多了一颗痣。”
“这么英俊,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周星星唏嘘一声,猛地想到什么,瞪大眼睛道:“长官,难道你想……”
玩具 倪匡
“不是我想,而是非你莫属,你也看到了,贴颗痣你就是王百万,你不上谁上?”
黎警司将档案翻到第二页:“王百万死在自己的私人别墅,双手被绑在床上,用冰锥插死,已经排除了自杀的可能。”
周星星:“……”
“别看我,现场报告就是这么写的。”
黎警司说道:“这起凶杀案非常残忍,和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情节极其相似,急着把你召回来,就是让你趁消息没传出去之前,假扮王百万查出真凶。”
“长官,好危险的,万一凶手把我也绑起来,用冰锥插我怎么办?”
周星星一边碎嘴皮子,一边看起了现场报告,王百万死的时候,正在进行一场水深火热的运动,可初步判断凶手是一名女性。
卧室、书房等房间凌乱,凶手在杀人之后,还搜刮了房内的财物。
但也不排除这是误导警方的障眼法,王百万和凶手是否熟识,又或者被人买凶杀害,以目前掌握的线索,尚无法准确判断。
“那是你的事,我只安排你卧底ꓹ 不关心你会不会被人绑起来。”
“不是吧,长官你也太冷血了ꓹ 而且这件案子毫无头绪,大海捞针一样,你让我怎么查?”
“也不是毫无头绪ꓹ 目前有三个嫌疑人,他们的作案动机最大。”
“三个这么少ꓹ 那太简单了。”
周星星合上档案,献计道:“以我多年的破案经验ꓹ 只要把这三个嫌疑人抓回来ꓹ 单独关进小黑屋,然后垫上电话簿……”
“你以为我不想……咳咳,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黎警司黑着脸道:“三个嫌疑人里,两个是有钱人,还有一个是自己人,怎么抓,你去抓吗?”
“还有自己人ꓹ 此话怎讲?”
【照片】
黎警司拍下一张照片,上面是女扮男装的汤朱迪。
“第一个嫌疑人是王百万的老婆汤朱迪ꓹ 据调查ꓹ 他们夫妻感情不和ꓹ 分居多年ꓹ 王百万几次想要离婚,都被汤朱迪拒绝。很有可能ꓹ 汤朱迪因为财产纠纷的缘故ꓹ 暗中买凶杀人ꓹ 或者凶手就是她本人。”
“长官,你所说的汤朱迪ꓹ 难道是很有名的那个,经常上八卦周刊,喜欢不穿底裤的烫猪蹄?”
“就是她。”
周星星推了下墨镜,没记错的话,廖文杰之前为汤朱迪打工,后者还花了两千万买他新公司的股份。
牵扯到熟人,就有些难办了。
【照片】
黎警司拍下第二张照片:“第二个嫌疑人名叫林大岳,是王百万从小玩到大的死党,虽然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但这是表象,两人都曾在背后说过,要致对方于死地,并霸占对方的家产和老婆。”
“霸占人家的家产,还要睡人家老婆,这么兄弟的吗?”
【照片】
“这是第三个嫌疑人,他叫廖……”
末世窮途之天選者
“等等!”
真是大明星
周星星拉下墨镜,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拿起照片怼了半天,这才确定没眼花,照片上有他八成帅的青年就是廖文杰。
“长官,有没有搞错,是自己人啊!”
“我知道,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
超悟
黎警司夺回照片,继续说道:“第三个嫌疑人名叫廖文杰,他是汤朱迪的助理,根据调查,他曾在夜总会和王百万发生肢体冲突,并放言要追求汤朱迪,让王百万滚蛋。”
“不是吧,杰哥在外面玩这么嗨吗?”
“闭嘴,别打岔,我话还没说完。”
重生玄術師
親愛的吸血鬼殿下
黎警司拍了拍桌子:“这段时间,廖文杰的账户上多了很多钱,其中就有汤朱迪的两千万。我怀疑,廖文杰就是汤朱迪包养的小白脸,他想借机上位,只能干掉王百万。”
“长官,你对第三位嫌疑人的指向性太强了,我怀疑你在嫉妒他。”
“岂有此理,他有什么好嫉妒的?”
黎警司大怒:“我会嫉妒他长着一张小白脸,嫉妒他有富婆包养,随随便便就是两千万零花钱吗?”
“长官,有一说一,我嫉妒的要死,所以你也不用装了。”
“啊这……”
黎警司握拳轻咳两声,将三张照片一字排开,敲敲桌子道:“目前,他们三个的嫌疑最大,廖文杰那边你注意点,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因为私人感情,就故意偏袒他。”
“这这这……不能换个人吗?”
周星星头疼道:“杰哥看人很厉害的,我怕见面就穿帮,根本瞒不过他。”
全職高手 悟空媽媽桑
“瞒不过也要瞒,廖文杰和王百万关系很差,几乎不会有照面的机会,你先查汤朱迪和林大岳,确定一个其中有嫌疑,就不用再查他了。”
“长官,你再考虑考虑。”
“怎么考虑,你贴个痣就是王百万,我还有更好的人选?”
黎警司挥挥手:“别废话了,这件案子我会全力……在不背黑锅的情况下全力支持你,所以你最好识相点,敢拒绝就把你降职,回上街指挥交通。”
……
花店。
周星星有气无力推门走入,想起王百万的案子就头疼不已,虽然他深信廖文杰不是凶手,但作为一名警务人员,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他不能感情用事。
“头疼!”
“头疼就过来帮我包花,等你手疼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到头疼了。”
“阿敏,你好无情啊!”
周星星犹豫片刻,决定小小透露一点消息:“明天我又要去卧底了,这次情况非常特殊,提前打个招呼,免得你说我在外面乱来。”
“什么意思?”
“以为长得很像,我被上级点名,这次卧底要假扮一个女人的老公,其余保密,只能说这么多了。”
周星星严肃脸:“如果哪天你在大街上,看到我搂着一个女人,千万不要生气,我正在工作,绝对没有对不起你。”
“呵呵!”
何敏微微眯眼,剪刀握得咔嚓咔嚓响:“你的工作内容除了逛街,还包括什么,上床睡觉吗?”
“你放心,只是睡一张床,我头脑很清醒的。”
周星星举手发誓:“如果我在外面乱来,就让我……让我……”
有过之前几次赌咒发誓的经验,这次的誓言,他无论如何也说出下去。
“就让你怎样?”
何敏握着剪刀上前,目光扫过周星星脖颈、胸口,最后停在他肚脐眼下三寸的位置。
“喂,阿敏,你不要乱来,吃亏的是你。”
“哼!”
何敏冷哼一声:“你最好守点规矩,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我不忠,在外面睡别的女人,那就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我也出去睡别的男人。”
“冷静点,我打工赚钱,还不是为了养你。”
“我不管,是你不忠在先……”
何敏想了想,冷笑道:“阿杰就不错,还是你的好兄弟,你敢背着我乱搞,我就去把他睡了,你睡那个女人一次,我就去睡阿杰十次。”
“哇,你身为我的马子,说出这种话成何体统!”
末世之最強穿越 殿梓
周星星瞪大眼睛,只觉脑门飘过一道绿光:“你老实告诉我,上次那一万块钱,是不是杰哥……啊呸,是不是阿杰给你的。”
“没错,他私底下追我很久了,你要是敢乱来,我就顺势答应他。”
“我靠!”
周星星大怒,亏他还把廖文杰当成兄弟,结果挖墙脚挖到了他家院子。
这还了得!
王百万的案子他查定了,第一嫌疑人就是廖文杰。
……
次日中午,周星星下巴上贴了颗痣,假扮‘失踪人口’王百万,被汤朱迪从警署领走。
廖文杰这边,约程文静看了一场电影,刻意避开有冰锥的那部,然后开车送她回家。并按惯例,坐在沙发上喝杯水,歇歇再走。
驾照到手,第一件事就是把订购的跑车提出来,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今晚时机成熟,他准备在程文静家借宿一晚。
如果女施主不忍他睡沙发,睡卧室他也不介意。
众所周知,他面对女人一向很冷静,都是对方先按捺不住,今晚也不会例外。
一想到自己拿下程文静,等于救了王百万和林大岳,间接挽救汤朱迪,也包括程文静本人,廖文杰就忍不住对自己的侠义之举感慨连连。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这好几个浮屠,堪称功德无量,要是当初修佛而不是修道,恐怕立地成佛,前往极乐世界了。
“嘟嘟!嘟嘟嘟————”
“喂,找哪位?”
“是我,汤朱迪。”
听到电话里传来汤朱迪的声音,廖文杰竖手放在嘴唇上,让旁边的程文静不要吱声。
“阿杰,你在哪?”
蝸牛與黃鸝鳥
“我光棍一条,还能在哪,自然是在外面逛街,寻找未婚的适龄单身女。”
廖文杰揽住程文静的肩膀,转而问道:“朱迪姐你在哪,不陪着文静姐,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我在家,有件棘手的事情,电话里说不清,你立刻赶过来。”
“这个点……不方便吧?”
“别废话,我在家等你,是非常重要的事,赶紧过来。”
“……”
电话挂断,廖文杰愕然看向旁边得程文静:“奇怪,朱迪姐有点不对劲,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很不高兴。”
“难道我们的事被她知道了?”程文静紧张道。
“别乱想,天衣无缝,她没理由知道。”
廖文杰安慰一句,渣道:“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你单身,我也单身,她是有夫之妇,肯定会祝福我们的。”
“可是……”
程文静点点手指,就不能大家和平相处吗?
“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廖文杰起身拿上外套,在程文静不解的注视下,推门离开。
去去就来是什么意思,今晚还有别的安排?
想到某种可能,她脸色一红,低声骂了一句色鬼,余光瞥到墙壁上的时钟,发现已经是晚上九点,顿时愣在原地。
不对劲,汤朱迪这么晚找廖文杰,肯定有问题!
脑补一番后,她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恼怒之下又有些许期待。
假如,她是说假如……
末世之異能進化
如果廖文杰和汤朱迪搅和在一起,那她是不是可以左拥右抱,不用再为选谁而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