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vxy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150 青山熱推-pn1da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停下了涌动的河流之中,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一个自由民从雪中冒出了头,看到眼前那庞大身形的丑牛,急忙喊道:“我投降!我投降!”
荣陶陶和高凌薇之前解决的那四个自由民,皆是魂士级别,否则的话,两人也不可能赢得如此干脆利落。
他们正是因为实力低下,才被丑牛那开场的一记重锤,砸的掀翻开来。
而剩下的自由民,仅仅围绕在星野魂武者的身边,共同御敌。
却是没想到,星野魂武者突然准备鱼死网破,一脚踏在地上,无数星辰将他们迸溅了出去,受伤极重。
待两个魂尉级别的自由民,恢复过来,从雪地里爬出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被丑牛一手拎出雪地,一脚踹在地上的自由民,也看到了在那白灯纸笼萦绕飞舞之下,那半截尸体露在雪上的星野魂武者,更看到了尸体前,那两道身影。
相比于丑牛、付天策、荣阳等人,这两道身影虽然身高足够,但却稍显瘦弱一些,肩膀并不宽厚,看起来…更像是少年人……
结束了么?
自由民的眼中升起了一丝绝望,看着那胸膛被戳穿、撕裂的星野魂武者,望着他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此时,却没有了任何生息,惨死在那两人的脚边。
“还有一个。”付天策开口道,“小心点,继续寻找。”
重生紅孩兒 雨飛揚
荣陶陶四处张望着,却是视距受限ꓹ 急忙碰了碰高凌薇的胳膊,道:“人数对么?”
高凌薇微微皱眉ꓹ 一手召唤出了雪夜惊,拽起了荣陶陶,侧面前行。
头顶ꓹ 是眼中弥漫着霜雾的雪绒猫。
视线中,是一个数百米外ꓹ 捂着小腹艰难爬行的人。
那是她第一个重创的自由民,因为并未准确的定义对方身份ꓹ 所以她收手了ꓹ 面对着被丑牛炸翻而来的身影,高凌薇刺穿了对方的小腹,并未瞄准对方的胸膛。
“哒哒哒……”
雪夜惊的马蹄声逐渐接近,本就意识模糊的自由民,霎时间面如死灰。
漆黑一片的雪原中,雪夜惊那两道深蓝色的视线,照耀出了他那挣扎爬行的身影ꓹ 雪地中并未有大股大股的鲜血流淌,看来ꓹ 他给自己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ꓹ 冰封了伤口。
但即便如此ꓹ 内脏遭受重创的他ꓹ 仅仅靠着信仰,是活不长久的。
“呲!”
一杆方天画戟深深刺进他眼前的雪地之中ꓹ 自由民身体猛地一僵。
荣陶陶翻身下马ꓹ 一脚重重跺下ꓹ 将那本就意识模糊的自由民踏昏在地,确保安全的情况之下ꓹ 他这才蹲伏下身,手掌对准了伤口处,一片冰霜喷薄而出。
“不一定能救得回来。”高凌薇骑在马上,低头看着荣陶陶,开口说道。
“尽量吧。”荣陶陶“嗯”了一声,“杀的时候,不可能顾忌敌人的生死,但是既然赢了,能救则救,说不定还能从他嘴里套出些信息。”
当然,抓捕之后的诸多事宜,荣陶陶是不会参与的,他只是希望在自己的环节内,尽量做到最好,然后将这被冰封的尸体交出去即可。
有了雪绒猫四处张望、警戒,提供视野,高凌薇也可以安心的低头看着荣陶陶。
二嫁:法醫小妾
都市神瞳 風真人
可惜了,他带着头套,看不到他那认真的表情。
这个想法一出来,高凌薇却是愣住了。
时间、陪伴,共同的目标、共同的生死任务,的确是促进感情的良药。
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已经想要看他认真执行任务的模样,想要看他那一脑袋软趴趴的天然卷儿了。
想到这里,高凌薇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合上了双眸,专注的查探起雪绒猫提供的视角画面。
茫茫雪原之中,好像魂兽们也知道,这里的战斗级别很高,没有不长眼的试图来此分一杯羹。
雪绒猫四处张望着,高凌薇也看到了几百米外,那十数根巨大的,参天的冰柱,以及那经历一雪汪洋之后,高低起伏的波浪状雪地。
“走吧。”荣陶陶一手拎着自由民的衣领,站了起来,“那几个呢?我记着有一个是被砸昏过去的,可别让他跑了。”
“嗯,我带你去……”
……
夜半时分,十二小队返回了百团关,将罪犯们交给雪燃军之后,五人四骑向城内走去。
在分别的路口,高凌薇操控着雪夜惊,停了下来,和众人一一道别。
付天策点了点头,开口道:“嗯,小鬼们,今晚表现不错,超出了我的意料,有胆识,也会钻空子,真不错。”
荣陶陶咧了咧嘴,双手抱拳,对三人一一示意:“这不是有三位大神,给我俩打辅助嘛~”
付天策面色微微一僵……
好家伙,我是辅助?
我堂堂十二生肖之首,队长辰龙,出去执行任务,竟然给一个孩子打辅助?
一向沉默的丑牛,突然开口道:“潜力很大,软件设施不错,确实有培养价值。队长,眼光不错。”
听到这句话,付天策心里才稍微舒服了一些。
毕竟丑牛是个很正直的人,也很规矩,平日里不怎么夸人。
荣陶陶好奇道:“软件设施?”
却是见到丑牛这莽汉,伸出了一根粗粗的手指,点了点太阳穴位置。
“奥……”荣陶陶撇了撇嘴,就是说我硬件设施不行呗?
我一手一朵花,把你腰子都戳穿了,你就知道我的硬件设施有多强了!
当然…荣陶陶只是在心里想,丑牛所谓的硬件设施,应该是指身体层面。
毕竟荣陶陶现在还是个魂卒,被大神这样说,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付天策开口道:“回去吧,时刻待命,抓紧时间休息,一夜出个2、3次任务,那也是没准儿的事。”
“驾!”高凌薇策马前行,干脆利落。
修羅血龍傳 九天雷龍
后方,荣阳眨了眨眼睛,他还没说话呢……
絕命危情
却是看到荣陶陶翻过身来,倒骑着马,对着荣阳摆了摆手。
付天策呵呵一笑:“呵呵,你看这小子,根本没受到什么影响,你就放心吧。”
“嗯…嗯。”荣阳沉吟着,点了点头。
荣陶陶第一次出手伤人,是在除夕夜,偷猎者将他堵进了面馆之中,肆意行凶,而后被荣陶陶反杀。今夜,算是他第二次出手伤人了。
事实上,此时的荣阳有点欣慰,因为弟弟用实际行动表明,他的头脑很清醒,对于战斗的认知也很准确。
在雪原中,荣陶陶带着那处理了伤口的自由民归来,就是最好的例子。
荣陶陶是真的明白,他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
付天策开口道:“等卯兔回来,把额头魂珠给他俩送过去,今夜他俩的表现是真的不错,值得奖励。
但他俩尚未入伍,功劳簿上也添不了什么,你考虑一下,你弟还缺什么?”
荣阳想了想,道:“谢谢付队,我考虑一下。”
總裁,你鬧夠沒? 漪落
“嗯。”
这边的三人组掉头走向士兵宿舍,而荣陶陶和高凌薇,也已经来到了社会历练者宿舍楼下,收回了雪夜惊,背着行军包,快步上了宿舍楼。
当荣陶陶拿着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时,陆芒依旧盘腿坐在床上,一股股的魂力依旧在大肆波动着。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高凌薇示意了一下卫浴间的方向,荣陶陶直接在她的脑海中对话:“你先去吧。”
高凌薇却是做出了口型:“你先,你快。”
荣陶陶:“……”
我可谢谢你奥!
荣陶陶不负高凌薇期望,不到10分钟,便一身清爽的走了出来,却是吓了一跳,高凌薇竟然就站在门口等着呢。
看到荣陶陶出来,高凌薇认认真真的看着荣陶陶,又抬眼看了看他那湿漉漉的天然卷儿。
荣陶陶微微挑眉,催动额头处的魂技:“怎么了?”
高凌薇摇了摇头,没有回应,走进了卫浴间,回手关上了门。
荣陶陶面色古怪,这大妞儿干啥呀?
真是莫名其妙……
他当然不知道,在雪原里的时候,高凌薇那一刻间的心理活动。
荣陶陶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来到床前,从上铺拿起来手机,本想看看时间,却是发现了一条荣阳发来的信息?
“淘淘,我想和你谈谈,可以的话,你就回复我,累了的话,就不用回了,早点休息。”
荣陶陶愣了一下,迟疑片刻,敲打着手机屏幕:“现在么?在哪谈?”
荣阳的信息很快发了回来:“你宿舍1楼吧,我现在去。”
荣陶陶系好了睡衣扣子,拿起了上铺那属于自己的白色羽绒服,披在身上,也对着卫浴间中的高凌薇发动了松雪无言魂技:“我哥要找我谈谈,在一楼,我一会儿就上来。”
荣陶陶裹着羽绒服,来到了一楼,也看到了大厅中,沙发上坐着的荣阳。
荣陶陶好奇的问道:“什么事?”
“坐。”荣阳拍了拍身侧的沙发。
看着自家弟弟坐下来,荣阳想了想,开口道:“淘淘,你是否愿意加入雪燃军?对你的未来,有这样的规划么?”
自家兄弟,荣陶陶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想了想,道:“我是希望加入雪燃军的,但是你知道,入伍,只是我完成目标的手段。
我很难以其他身份去往三墙之外,不是么?”
说着,荣陶陶耸了耸肩膀,说得也都是实话:“我想先以学员的身份,拿出一些成绩。
这样一来,我也就有了一些底气,加入雪燃军的话,也许能进入一些特殊部队。
噬魂斷天 余憶夢
我希望加入自由一些的部队,有大量可支配时间的,而且能去三墙之外的,最好能进雪境旋涡的……”
说着说着,荣陶陶的面色古怪了下来。
好家伙,原来我也是追求自由的民……
荣阳愣了一下,道:“雪境旋涡?”
他倒是知道荣陶陶为什么想去三墙,但是去雪境旋涡?
“嗯,是的。”荣陶陶想了想,凑到了荣阳的耳侧,道,“你知道我有两瓣莲花。”
荣阳当即点头:“嗯。”
荣陶陶:“我和斯华年聊过,我体内的那一瓣狱莲,很可能拥有追踪其他莲花瓣的效果。
既然是瓣雪境至宝,那其他大部分莲花瓣,大概率都会在雪境旋涡之中,等我以后到了魂校级别,我想去旋涡中寻寻宝。
说真的,你不知道这九瓣莲花到底有多强,功能有多么可怕!
我要是把这宝贝集齐了,那我一定贼强,以后就在雪境里横着走,我看谁敢拦我……”
荣阳:“呃……”
荣陶陶一脸的兴奋,陷入到了美妙的幻想之中:“说不定还能参破雪境旋涡的奥秘,将这蔓延数十年的北方战事,彻底解决!
那我这辈子可就妥妥的了,绝对的名垂青史、彪炳千秋!”
荣阳的面色极为精彩,好家伙,这小子野心不小啊?
人嘛,总是随着成长、见识的增长,而开启新的目标。
荣陶陶想要走出三墙,这一目标,从未放弃过。
而此时,荣陶陶拥有了两瓣莲花之后,当然也想集齐全部的莲花瓣。
一句话,谁不想变强啊?
强大,就意味着多一分资本。
自从进入了松江魂武之后,他真的拥有了很多。
他不想要再见到高凌薇被精神折磨,抓着脑袋痛苦嘶吟了。
同样,那个对他关怀备至、温柔体贴的嫂嫂,眼前的哥哥,默默守护他的斯华年,教导他的夏方然,以及少年魂班的所有战友……
让他不想任何人出现意外。
这是荣陶陶成长过程中的收获,既然已经收获了,那他就不愿意再失去。
“咳咳。”荣阳咳嗽了一下,唤醒了那满怀着梦想的少年。
荣阳开口道:“说回雪燃军的事情吧,既然你想要一个有自我支配时间的,相对自由一些的队伍,那我们十二真的不适合你,只要偷猎者一天还在,我们就一天不能歇息,没什么自由支配的时间。”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那雪燃军里有没有这样的队伍啊?可以自由出入三墙,甚至是雪境旋涡的?”
这是很现实的事情,社会历练者,甚至连二墙都进不去,更别提三墙了,而荣陶陶又不可能去当罪犯……
荣阳:“曾有。”
荣陶陶:“嗯?”
荣阳:“但已经名存实亡了,那支部队于千禧年成立,主要任务就是探索雪境旋涡。
但是雪境旋涡实在是太过危险,一次次的探寻,损失了大量的兵力,那些伤亡统计可不是简单数字,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所以,部队成立的5年后,也就是2005年的时候,那支部队被叫停了,随后被编入了三墙的守卫军。
现在,他们也就只剩下部队番号了。”
荣陶陶微微挑眉:“既然不再执行任务了,又被编入城墙守卫军,那部队为什么还留着?那番号为什么还保留?”
荣阳抿了抿嘴唇,沉默半晌,道:“因为那部队还有几个人活着,还留有对死去战友得记忆。
他们还有尊严、还有信仰,还有一个未完成的任务。”
“那部队叫什么?”
“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