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39r好看的玄幻小說 玄天龍尊 線上看-第2644章 縮頭烏龜讀書-db0qx

玄天龍尊
小說推薦玄天龍尊
蓬蓬蓬。。。
一道道大号的液态魂力之剑,接连不断地轰击在巨大的骷髅头虚影上,就像是子弹不断射在沙袋上,爆发出一道道魂力气浪。
上百道大号液态魂力之剑,就像一颗颗狙击子弹不断轰击在骷髅头上,直接将它轰出一道道洞穿孔。
那些液态魂力之剑穿透骷髅头以后,整体个头缩水了一大半以上,继续朝着不远处的阵电射而去。
便见阵也没有闲着,右手紧握着骷髅法杖,左手一翻又取出一座表面刻有骷髅图案的灰色宝鼎,鼎口一翻就对准了那些电射而至的液态魂力之剑。
阵口中继续念诵着玄妙而又诡异的章节,左手的灰鼎开始涌现道道灰黑迷雾,一股恐怖的吸力从鼎口漫延开来。
那些好不容易才穿透骷髅头的液态魂力之剑,立马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影响,开始不受控制地朝鼎口电射而去,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全都被吸入鼎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却仅仅只是发生在电光石火的刹那间,杜龙的上百道大号液态魂力之剑就这样被灰鼎吸收干净。
“哈哈!”阵将鼎口朝上托在左手掌心,这才得意洋洋地大笑一声道:“臭小子!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班门弄斧了吧?!竟然敢在我们魂族子弟面前施展神魂攻击手段,还真的是不自量力啊!”
“哈哈哈。。。”
“阵大人威武!”
台阶下方,立马响起一阵阵兴奋的大笑声,许多魂族强者纷纷开口狂拍阵的马屁。
就连之前已经被吓破胆的阿与阾二人,此刻也不得不露出满脸的钦佩神色,阵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表现确实非常不凡。
三千七百多级台阶上,杜龙凝眉望向下方的那道身影,对方的表现确实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这也让他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
那就是在神魂攻击无法击败对手的情况下,自己是否要发动瞬移物理攻杀对方?!
‘不行!此人既然敢单独一个人来到近前,在他身上必定还隐藏着某种致命底牌,自己要是瞬移过去的话很可能会中招!’
校草霸上傻丫頭 沫丶尕澀
仅仅沉吟了半晌,杜龙心底立即就有了判断,不愿意轻易涉险近身攻击对方,以免中了敌人的阴谋诡计!
“杜龙小儿!”一直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杜龙的阵,在看到他神情变幻不定的样子,当即再次用挑衅意味浓郁的语气开口喊道:“你之前不是很厉害吗?!竟然敢接二连三地出手灭杀魂族子弟,现在为什么像一只缩头乌龟台阶上面不敢下来与我一战呢?!”
“嘿嘿!激将法对小爷我可没有用!”面对阵明显的语言刺激,杜龙冷然一笑道:“真当小爷还只是一名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吗?!”
“唔!”阵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用嘲讽的语气开口大声说道:“无论你表现得多么镇定自若,却始终也改变不了你畏缩不前的事实,想当缩头乌龟没人拦着你,大家说对不对啊?!哈哈哈。。。”
“哈哈哈。。。”
台阶最底层立马响起一阵阵放肆的嘲笑声,魂族众多强者非常配合地大笑起来,全都用充满不屑的眼神注视着上方的杜龙。
“哈哈哈!”出乎魂族众人意料之外的是杜龙也像他们一样,突然仰天长笑了三声道:“缩头乌龟?!谁才是真正的缩头乌龟?!”
“你们上千人乌缩在两层乌龟壳里面,竟然还有脸在那里笑话小爷我是缩头乌龟?!这真的是人至贱则无敌啊!哈哈哈。。。”
整座金字塔为之一静,现场似乎只剩下杜龙的一阵阵大笑声,魂族强者们这才发现他们头顶上方,确实还顶着两层防御护罩。
从始至终他们还都躲藏在这两层防御护罩里面,正如上面的杜龙所言那般,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缩头乌龟呢?!
“哼!”阵目光阴冷地扫过下方躲在两层防御罩内的魂族强者们,沉声喝道:“阿!立即将两层防御护罩统统解除掉!”
“这。。。”阿的目光微凝,有些迟疑不定地回答道:“这样不妥吧?!上面的那个家伙能够在空间封锁之下瞬移,我们要是解除防御护罩。。。”
“立即解除两层防御护罩,这是命令!!”还不等阿把话说完,阵立马就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打断道。
面对阵那不容置疑的指令,阿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能暗叹一声开始解除物理和灵魂两层防御护罩。
希臘棺材之謎 艾勒裏·奎恩
蓬、蓬!
两层防御护罩几乎同时解除,还不等魂族众人适应过来,便见三千七百多级台阶上的那道身影几乎同时消失无踪。
“不好!快。。。”
还没等阿的示警声说完,一道身影就突兀地出现在众多魂族强者阵营当中,上百道大号液态魂力之剑犹如天女散花一般朝四面八方电射开来。
几乎就在这些大号液态魂力之剑射出的同时,一团高速旋转的刀光旋风猛然出现在敌方阵中,直奔魂族强者最为集中的方向电射而去。
啊!
阵阵痛苦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首先便有上百名魂族强者淬不及防之下,被那些大号的液态魂力之剑正面击中,那种来自于神魂上的恐怖痛楚让他们惨叫失声。
紧随其后的便是蚩尤毒龙钻战技挟着一股势不可当的威能,直奔魂族众多强者聚集地冲杀而进,一路势如破竹般轰杀出一条血路。
大量魂族强者的血肉碎片四散横飞开来,蚩尤毒龙钻所过之处根本就没有任何魂族强者能够抵挡,瞬间就被轰杀出一条血淋淋的通道。
“可恶!”
三千三百多级台阶之上的阵,原本在下方大队人马解除掉两层防御护罩的时候,正打算再开口刺激杜龙两句,却完全没有料想到他会毫不犹豫地主动出击了。
怒喝声中,阵化为一道残影朝着金字塔底电射而去,一块灰黑色的晶石出现在他的掌心,眼看着就要发动之际。
戰神金槍
嗖!
人群当中,那道蚩尤毒龙钻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第三千七百多级台阶上再次凝聚出一道身影,赫然便是刚刚大杀一通的杜龙!
手中捏着灰黑色的晶石,阵几乎快要把自己的银牙给咬碎了,就差最后那么一刹那功夫,他就能够成功启动灰黑色晶石,将那个可恶的敌人笼罩进去。
可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最后学是被对手成功逃了回去,这如何不让他几欲喷血?!
目光阴冷地望向不远处的那一片狼籍,仅仅刹那之间就有两百多名魂族强者陨落,另外还有一百多人身受重创!
杜龙刚刚冲杀进人群当中,利用大号的液态魂力之剑突然袭击,就瞬间灭杀了七八十名魂族强者,随后突然发动的蚩尤毒龙钻战技更是灭杀了一百多人。
嗡!
一团灰黑色的物理防御罩凭空显现,再次将众多魂族强者笼罩进去,赫然是阿再次启动了物理防御罩,以防止杜龙的再一次突然袭击!
防御护罩内,幸存下来的众多魂族强者们全都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全都有复杂地目光望向阵,能够看出他们多少都对阵感到有些不满了。
正是回为他的武断,进而导致了两百多名魂族强者的陨落,如此重大的损失由不得其它魂族强者不因此而心中恼恨。
傾城王牌
要知道,刚刚那一刹那的功夫里面,现场除了阵以外的所有人都有陨落的可能性。
他们能够得以幸存下来,只能说是运气使然,跟自身实力没有任何关系!
“哟!”三千七百多级台阶之上,一道声音悠然响起道:“这乌龟壳才刚刚摘掉,怎么就这样迫不及待地又戴上去了呢?!”
“啧啧!看样子。。。你们魂族中人一向都喜欢顶着乌龟壳示人?!哈哈!当真是可笑至极。。。之前居然还有脸在那里嘲笑别人是缩头乌龟?!”
“哈哈哈。。。”
整座金字塔只剩下那一阵阵肆无忌惮的狂笑声,所有魂族强者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一阵青一阵白的在那里变幻不定。
有脸皮稍微薄点的魂族强者们,直接低下头颅不敢去看台阶上方的那道身影,就差一点没有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杜龙小儿!!”相比于其它魂族强者们的羞愤难当,阵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恼羞成怒来形容了,便见他伸手指点着台阶上方的杜龙怒骂道:“有种的下来跟老子单打独斗!否则。。。你永远都是一个孨种窝囊废!!”
“哈哈哈。。。”
戰神聯盟之光輝逆襲 蘿莉赫赫
面对阵几欲歇斯底里的怒骂声,杜龙非但没有被激怒反倒还得意洋洋地仰天大笑起来,直接用大笑声来回答对方的白痴行为。
就在刚才阵冲下去的那一刻,杜龙心底没来由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毫不犹豫地放弃继续杀死更多敌人的机会,直接施展多维时空步法瞬移逃离战斗现场。
也正因为如此,他心底更加确定了在阵身上必定隐藏有非常致命的底牌,在没有确定这张底牌是什么以前,绝对不能让对方有机会靠近自己的身边!
台阶下方,阵脸色阴晴变幻不定,咬牙切齿地瞪视着高处台阶上的杜龙,似乎恨不能将他给生撕活裂了一般。
半晌之后他这才强压下心中怒火,转身望向再次躲藏在双层防御护罩内部的魂族强者们,能够从众人眼底看到惊惧神色,一个个显然都是被吓破了胆。
“一群废物!”阵显然是被他们的表现给气得不轻,怒骂一声道:“万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骂了两声后,他这才转身再次朝着台阶上方快步流星地冲了上去,最后又止步到了三千三百三十三级台阶上,这里也代表着神魂九煅的巅峰境界。
台阶最底层,阿和阾全都神情复杂地注视着阵的背影,似乎都在猜测他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为何会不惧怕杜龙的突然袭击,反倒还有要刺激对方偷袭自己的意思。
刚刚杜龙突然发动袭击的时候,阿跟阾两人都是曾经的幸存者,自然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保持警惕,也正因此他们俩再一次幸运地活了下来。
‘阿!阵是怎么一回事?!他手中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居然不怕遭受到杜龙的致命攻击?!’阾最后还是忍不住暗中传音询问道。
因为之前阿临阵抛弃队友独自逃跑的缘故,阾现在也不喊阿为老大了,语气显得有一些淡冷。
‘应该有能够抗衡杜龙的底牌吧!’阿有些不太确定地传音应道:‘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个杜龙竟然一直都在刻意避开阵?!他难道知道阵拥有什么样的底牌?!’
‘应该不知道吧!’阾沉声分析道:‘就连我们都不知道阵手里有什么底牌,他一个外族人又如何能够知晓?!估计应该也是被阵的表现给吓到了吧?!’
‘也许吧!’
经过一番血腥杀戮之后,金字塔上再次恢复成为原先的状态。
第三千三百多级台阶上,阵抬头紧盯着上方的那道身影,双目之中仿佛要喷射出愤怒的火焰一般。
三头千臂战斗形态下的杜龙则是神情漠然地注视着他,时刻防备着这家伙狗急跳墙,对自己发动突然袭击。
谁也不知道,上下仅相差三百多级台阶的情况下,阵若是发动突然袭击的威力会受到多大影响,最后剩余的能量是否还有致命危险?!
众目睽睽下,阵并没有再开口多说半句废话,此刻用言语刺激对手已经没有合适的借口,他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只见他在沉默良久之后,手中的骷髅法杖终于轻轻舞动起来,他的嘴唇也在轻轻开合着,一道道晦涩难懂的音节随之响了起来。
骷髅法杖开始凝聚起一团巨大的灰黑色魂力能量,最后在法杖全力挥向杜龙的时候化为一条巨大的魂力蛟蛇,直奔三百多级台阶外的杜龙电射而去。
早就在全神戒备的杜龙身边猛然闪现出上百道大号液态魂力之剑,他知道进攻往往就是最好的防御,特别是在神魂攻击一道他的经验并不充沛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咻咻咻。。。
多黨合作在四川·工商聯卷 四川省政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
上百道大号液态魂力之剑接连电射而出,朝着那条巨大的魂力蛟蛇迎了上去,整座金字塔上所有目光都凝聚到这一波攻击上,想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谁能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