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q0f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八百七十七章 警惕性相伴-slxjv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第二天上午去了观前街大丰银号,这是永兴隆公司所在地。胡孝民既是来认个门,也是为了拜访五哥叶耀先。
胡孝民到叶耀先的办公室,大笑着说:“我说赵部长怎么不让你到办事处,原来是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他们六兄弟,现在有三个常驻苏州,这是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
胡孝民在总务处,虽只是个副处长,但与陈百鲁的关系正在修复中。而且,是陈百鲁主动与胡孝民修复关系的。
而许均鹤是特工总部苏州实验区的区长,掌握着整个苏州的特务网络。而叶耀先,是赵仕君的小舅子,现在又是永兴隆公司的总经理。他们三人联合起来,完全能影响整个苏州的政治走向。
叶耀先看到胡孝民,连忙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拉着胡孝民的手,高兴地说:“我是总经理,你是董事,你也别想当甩手掌柜。”
胡孝民突然叹息着说:“你要是能在总务处兼个处长就好了。”
叶耀先不以为然地说:“陈百鲁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胡孝民在总务处的遭遇,他也知道一些。胡孝民在特工总部是个八面玲珑之人,到办事处后,也应该很快能适应。如果陈百鲁做得太过分,他应该有的是办法对付。
别看胡孝民年轻,能在特工总部一步步升为情报处长,一般人能做到吗?叶耀先能当上总务处长,还是胡孝民在暗中使劲。
或许胡孝民的业务水平不高,毕竟他是半路才加入特工行列。但在争权夺利、勾心斗角方面,他是绝对的专家。
胡孝民叹了口气:“我是副处长,会尽力配合他的工作。但如果他不想让我配合,任谁都没办法。”
他现在能干预的工作也就是情报科,但也只是能听取方民任的报告。情报科的事情,最终还是由陈百鲁作主。
黑帝的馴養計劃:女人太犀利 殘汐箬雪
陈百鲁的控制欲很强,自己在仲宅西的事情上帮了他,当时陈百鲁确实很感激。可事后,他开始醒悟,又觉得胡孝民的功劳没这么大,甚至胡孝民也是有私心。
上古卷軸之天際至高王 簡竹間
叶耀先笑了笑没说话,他才不相信胡孝民的话。他可以大胆预测,陈百鲁在总务处的时间不会很长。
如果胡孝民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在特工总部时,早就被人取而代之了。
其实在清乡委员会的人事任命时,他就跟赵仕君提过,可以让胡孝民直接当处长。以胡孝民的能力,不要说办事处的处长,就算当个办事处的副处长,也是没问题的。
但赵仕君觉得,办事处是将清乡委员会整套班子搬过来。陈百鲁是清乡委员会的总务处处长,到了办事处,不能把他拿掉吧?
胡孝民在回去时,对开车的钱如珩说道:“钱如珩,明天你随我去趟太仓县。”
钱如珩心里一动,问:“太仓?有什么事吗?”
他老家是太仓的,去太仓真的像是回家一样。
胡孝民随口说道:“办点事。”
钱如珩马上说道:“我是太仓人,胡处长办什么事,吩咐我就是。”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胡孝民淡淡地说:“杀人,你行吗?”
钱如珩吓了一跳:“杀人?”
胡孝民又说道:“不错,杀一个共产党。”
对内,太仓县保安司令黄道南是共产党,办事处派人制裁。对外,黄道南会死在共产党手里,激起清乡区所有人的义愤。
龍騰血明
钱如珩下意识地问:“共产党?是谁?”
他对这个共产党很好奇,毕竟他哥就是共产党。办事处的事情,他现在都会向钱慰宗报告。如果胡孝民要除掉一个共产党,更得报告才行。
他没受过专业训练,哪知道这样的问题是不能问的呢?也就是胡孝民,换成别人,恐怕会对他有所怀疑。
神夢無痕
名門毒妻 顧盼瓊依
胡孝民沉吟道:“这个暂时是机密,你不要打听,到时候就知道了。”
钱如珩连忙应道:“是。”
钱如珩这才明白,自己说错了话。还好,胡孝民没在意,要不然他就麻烦了。
胡孝民又问:“杀过人吗?”
钱如珩摇了摇头:“没有。”
他虽是胡孝民的勤务兵兼警卫,枪法尚可,但没上过战场,更没杀过人。在靶场打枪,与杀人完全是两码事。有的人拿着枪对准人时,根本就不敢扣动扳机。
胡孝民说道:“这次可以让你练练手,杀共产党不要有心理负担。”
钱如珩沉默了,这其实是个很棘手的问题。杀共产党他已经接受不了,还要让他自己动手,就更是为难。
整个下午,钱如珩都无精打采,他一直在纠结,明天要怎么应付胡孝民。说自己胆小?还是故意打偏?或者说枪卡壳?
他脑海里不断计划着明天的行动,对他来说,所有的行动,似乎都不完美。
下班后,钱如珩去了趟太湖路22号。他得第一时间,跟钱慰宗商量,如何处理太仓那个共产党的事。
钱如珩紧张地说:“哥,胡孝民明天要去太仓杀一个共产党。”
钱慰宗“诧异”地说:“杀共产党?”
純良的屍體
他下午与“马先生”见了面,提前掌握了胡孝民的用意。胡孝民要杀的,是一个不听话的保安司令,并不是什么共产党。
老马与他商量,决定用这件事试探一下钱如珩。
钱如珩急道:“是啊,胡孝民还说要让我动手,这可怎么办?”
萬仙之首
钱慰宗缓缓地说:“他是你的上司,你要是不动手,就待违反命令。要不,你动手吧。”
钱如珩语气非常的坚定,沉声说道:“那不行!”
钱慰宗叹息着说:“你不动手,胡孝民会怀疑的。”
虽是亲弟弟,但组织原则必须遵守。他相信,钱如珩一定会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钱如珩不以为然地说:“怀疑就怀疑。实在不行,我就打偏,或者把枪弄坏。”
钱慰宗问:“知道了胡孝民的目标吗?”
钱如珩说:“我问了,他没说,还让我不要多问。”
钱慰宗诧异地说:“你直接向他问了?”
他这次是真的“诧异”了,幸好胡孝民警觉性不高,要不然钱如珩就暴露了。